风已经启航,他们也都已经无法遥望,我还在慢步彷徨…

叹天地不仁,唯有美好过往,恨时间如梭,唯有点点滴滴幻想…

再见,那些天真幼稚,无处安放青春

爱上了火车的进行时,爱上了生活像延伸的铁轨,深遂而有孤单,没有终点,既然选择了未知的世界,就要一直走下去,哪怕是爬,也要爬的毫无怨言,在周星驰电影里有一句这样的对白,这次的打击如果还不够大的话,相信没什能够在打击到他,因为他已经死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这种绝望又搞笑的句子,就让爆风雨来的在猛烈些吧,让黑夜吞噬整个彼惫不堪的躯壳吧,这是谁说的,忘了,

又是谁站在每个深夜的另一端,用端正而又负有磁性的嗓音,呼唤你的名字,是懦弱,是矛盾,是孤独,是无悔,是快乐,是自信,是回头是岸,还是勇往直前,为什么,我就站在风中,还是听不到你的呼唤,是不是你的声音太好听,以至于自失的北风忘了告诉我,我想这样的话,我真不知道是该快乐还是该悲伤,风中,你真的呼唤过我吗?青春,

空悲切,白了少年头,忆思哉,倦了青春楼,幽幽寸草春又生,片片落叶相思情,愁时需酒斟满杯,喜时需酒畅满怀,

所有的结局都早已定格,所有的泪水也早已蔓延在眼际,可我却忘了这结局的开始,忘了在也回不去的古老冬夏,无论我如何的去追寻,年青的笑容只能极浅极浅的模糊在梦中,你身影就像淡淡的浮云掠过,留下一道深遂又遥远的古蓝,翻开发黄的扉页,那些满是青春的印证,都变成了干竭的丘陵,逐渐隐藏在日落的群岚,被命运书写的是如此拙劣,完全不明白青春其实是一首短诗,如果,我说是如果能让我在记起那开始,泪水是不是可以变成水晶,而你就是那个水晶公主,来安慰每个悲伤的夜晚,如果你的脚步可以在慢一点,我是不是就可以看到满山的喇叭花和狗尾草,我想,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拿一生来做赌,可是命运总是可以和我开很多不同的玩笑,就是不会允许我有任何要求,如烈火的青春也要被无情的雨水浇灭,你的笑容也会被无情的青春忘怀,

曾经守望过的麦田已满是沟壑

曾经仰望过的夕阳已沉落

曾的幸运的你们已不在微笑,

如诗 ,如火,如飞蛾,如别离,

现在只能说;

别了,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