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喜欢用这种颜色写日记,就像拿铁一样,很浓,却不掺加一丝苦郁......

握着一直用而没有退役的水笔,比向蓝天,也许是因为大雨的缘故吧,天空被洗得白白的,很白,很白,夕阳总在自己的右手上空,好像只有那里可以看见一抹抹不均匀的霞色,很好看,真的,那时,总能感觉自己成熟了几分,可能只是因为现在自己一个人走回家而自恋地自豪把~[吐吐舌头]

扳扳手指头,唔.....1,2,3........快要买同学录了,我想。也许真的要分离了,总想着小夏尔问我:为什么?其实我一直在空想,幻想了2年,就像班上的男生说的一样,夏尔只是一个动漫人物,怎么可能在这个世界上?我当时很生气,不知道为什么,立刻反驳了,不给对方一点开口的机会,甚至现在我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今天带了一把雨伞来,真的,我的确很神经病,我承认,其实我是希望老天能下场大雨,大大的雨,因为我怕我自己会哭,哭得很厉害。星期六因为X小lio我真的哭了一场,哭了,哭了两遍。Ta明明已经跟我讲了ta会听我的,考到好中学,但是我还是哭了。我真的很废柴,天屎级的废材!

小夏他趴在窗户上,说:“照这样算,你人生要哭多少次,万一哪天班上一好朋友转学呢,也要哭吗?”我没回答他,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

昨天爸爸带我去了河那头,路很窄很窄,可以讲,只可以一个一个走,他竟然讲了一些我惊诧的话,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说,说我天天窝在家里,虚度光阴,而是教我认识一些菜,春天是播种的时候,没有食物长出来,这对我来说简直是难事,结果只认出了油菜花........

也许这就是我对刘王萍说的大暴走,从老大桥到玉虹桥,我没死哦~

最后,我想说,大家毕业去放天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