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窗半掩,看着那银白色飘落,冰凉的手,拭过玻璃上的雾,让那银白色更清楚得看清我,但是它还是在我面前瞬逝而过,落在石板上。

明明知道自己害怕冷,却爱上了雪。

明明知道自己害怕迷路,却爱上了凌晨的雾。

永远都是一个人在河道上散步,看惯了一个人的孤单,看着蒲雪而落,在手掌慢慢融化,但是自己却没有了冰凉的感觉,就像那被冰冻的塑雕,等着春季将自己融化。

路旁的枯树早已冻结,冰冻的树枝在那孤立得看着离开自己的落叶,但是再怎么努力,还是没有保护好,只能眼睁睁得看着它被雪掩埋,最后消失不见。

嘴唇微开,雪落在舌尖,冰凉的雪花,带着淡淡的冬香,微凉的感觉融入到心里。让自己与这个冬天更加亲近,读懂它一个人孤单的风景。

日落的夕阳,照在自己枯燥的脸上,不知道是冬天的阳光太刺眼,还是自己不想睁开眼眸,因为害怕看到寒露季节那份孤寂,但又那么的婉转。日落的阳光把这雪照得透彻,把他换了新装,露出他那份粉色的温柔。

夕阳还没落下,月亮早已引在寒冬的上空。寒鸦在远处嘶叫,那声音是那么的悲伤,那么的凄凉。雪还是一样如柳絮轻飘,寒风过,衣襟满残雪。

夜色见袭,散出淡淡的银光,在那零落的枝头,还依稀透着你明媚的笑靥,耳边穿来你唱给我的恋曲。于是我再一次冬眠,最后还是风平静了我心中老去的弦。让我不再痴恋。

雪的忧伤就是它没有颜色,但是在这夜里,那份无色别被印上情装,但是却是那么的短暂,它只能无奈的等待,早长莺飞把它玉颜尽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