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电视机不听使唤了,这下可把爱看电视的我急坏了。我立即给精通电器修理的表哥打电话。“哎呀,晓萍,真不凑巧,今天修理部特别忙,明天再说吧。”表哥在电话里回答。

第二天白天,表哥没来,连个电话也没有。我只好又给他打电话,他说晚上才有空。

晚上,我等啊等啊,表哥总算来了。他一边修理,一边唠叨:“你们家条件这么好,竟然还看这种老掉牙的电视机,真叫人搞不懂!”过了好一阵,他长长地出了口气,说修好了。爸爸忙掏出钱给他,他再三推让,但拗不过爸爸,还是收下了。

表哥走后,我不解地问爸爸:“亲外甥也要给钱吗?”“他帮咱做事,怎么可以不给钱呢?”“你这样硬要给钱,多见外呀。”“你表哥不是拖到今天才上门吗?还不是以为给亲戚帮忙拿不到钱。算了,你还小,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后来,我把和爸爸争论的事写到了周记本上,让老师来评论。老师的意见是:给工钱没有错,因为是理;不给工钱也没有错,因为是亲。但有时候最好是亲归亲,理归理;因为有付出就应该有回报。

看来老师是同意爸爸的观点。而我呢?仍然在思考亲情究竟是什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