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我看见我那金光闪闪,沉甸甸的金牌,我就回想起那难忘,而又值得留念的往事。

当是我才五岁,家还住在离赤水相隔十多公里的复兴镇,家庭条件也不是那么好。爸爸妈妈想给我找一个文艺班。他们觉得我写毛笔字挺有基础,所以就给我找我一个书法文艺班。

从此之后,每个周的双休日妈妈总是连哄带吓地把我从美梦中叫醒。匆匆忙忙上了车,时而妈妈给我唱美妙的歌曲,时而给我讲书法家的故事。不知不觉就到了教室。我开始写字了,妈妈在旁边唠叨不停,有时甚至把我弄哭,但我不知怎么习惯了,不唠叨我写不好字。

有一次我们起来晚了,没有吃早饭就出发了。我用稚嫩的声音对妈妈说:“妈妈,我饿了。”于是,妈妈就随手掏出了一元五说:“我们去买两个面包吧。”我连声说好。说着就买了一个一元的面包和一个五角的。妈妈把一元的面包给了我,她吃五角的。那时,我以为妈妈的食量很小,我慢慢长大,渐渐地明白,妈妈是为了省钱。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天上飞舞着稀疏的雪花,我们两个吃着面包,在寒风中走着。我们的脚已经麻木了,但从妈妈慈祥的目光中看得出她心里暖洋洋的。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我们终于走进了温暖的文化馆。开始写我的作品了。由韦老师手把手地教我,妈妈在旁边和平时一样不停地唠叨,好像想让我知道什么。作品终于写出来了,很成功。经过漫长的等待,奖牌和证书也发下来了,我高兴地手舞足蹈,妈妈激动地流下了晶莹的泪珠……

这漫长的回忆讲也讲不完。我就只有用一诗来表答妈妈对我的爱吧。“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