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最后一头战象

你曾是西双版纳威风凛凛的象兵,五十多岁的你,英雄垂暮。

你披上象鞍,和村宅子的人告别,踏上了你的归程。

可是,你并没有去祖先留下的百象冢。

你和五十年前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躺在了一起。因为,你太重情义,忘不了它们。

你说我怎么会知道?自从你去了打洛江畔,凝望江面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因为,那里曾是你奋力杀敌的战场,是洒满同伴鲜血的一处伤心之地。

你向往辉煌的过去,坦然的面对死亡。死神来临的时候,你毫不畏惧,不曾挣扎与徘徊,只是默默的为自己挖着坟墓。

如今,战火不再,硝烟不再,战争不再,就连威武的气势也不再了,可是,五十年前的情谊还在,有谁会忘了和自己患难与共的战友呢?

嘎羧,尽管你已经长眠于地下,但是你还活着,你这种对朋友真挚的情谊还在,西双版纳的人都会记得你,你的同伴也会为你自豪。

因为你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你并不是活得卑微,而是活得伟大,尽管曾经威猛的你已经衰老,在死亡的尽头徘徊,心中依然想着你的战友。

在打洛江畔,你呼唤着战友的灵魂,诉说着自己对它们的思念,告诉它们,自己会陪伴它们一起离开,和他们做伴,同此不再孤独。

你让我懂得了生命的意义,懂得了朋友之间的真挚高尚的情怀。

尽管你只是一头大象。

嘎羧,再见,最后一头战象,再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