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敢说,我的童年比看到这篇文章的任何一位读者的童年都要精彩。

因为,我的血液里不仅仅只是流淌着牛奶和可乐,而且还沸腾着海水和泥浆

回忆童年,我的脑海里会情不自禁地出现那一片小村庄,模模糊糊的一片,只能靠想象来接近它,想要触摸它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我的童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农村度过的。

年仅几岁,我就学会了爬树,学会了在玩捉迷藏的时候藏到树上去。看着满树青涩的果子,我肚里的馋虫蠢蠢欲动。我会“刷刷”地爬上树,摘几颗下来解解馋。但通常是馋没有解,反而被酸得满脸发白、牙根发麻。

秋天,满树的果子熟透了,我依然和小伙伴们说:“不要吃上面的果子,很酸很酸!”

小时候,最高兴的事情是得到一毛钱的奖赏。当拿到“巨款”后,我会撇着八字步,高傲地看着身边的一切,嘴里发出“哼哼”声。往日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小伙伴会围过来讨好我,我应对以不屑的表情,他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我。当“巨款”飞进刘婆婆(小卖部老板)那个破破烂烂的口袋时,我的威信就减少了一半;等我吃完零食后,我又回到小伙伴心中那个不起眼的角落了。

大海,是我的最爱。

舅妈原来住在海边,只要打开窗户,就能看到大海。站在高高的楼顶上,依然看不到大海的边。有时候,海浪会跳得很高。听舅妈说,大浪会越过障碍,冲湿半条街。

有海,就有沙,就有泥浆。泥浆软软的,把它捧起来,它便从我指缝中溜走,很舒服,还会把我的手弄成巧克力的颜色。等它干一点了,我就会用它捏出很多神态各异的娃娃,它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丑。

后来,后来……

我被接到了城里。

我不明白,为什么幼儿园会那么漂亮。我们乡下的小学校,木桌椅已经被磨得发白,残疾的桌脚还得用砖头垫着,黑板是用水泥做成的,上面涂了一层黑色的油漆……

城里的幼儿园是童话里的天堂吗?

我问同学们,你们会爬树吗?

——不会。

——那,我们一起玩泥沙?

——玩泥沙?我们都玩橡皮泥。

——橡皮泥?

——嗯!

——啊?

——怎么了?

——这是什么?

我凑近去瞧瞧,嘿,太好了,是小飞虫,要是抓到一只,在乡下小伙伴面前就有了炫耀的资本。

我抓到了,拿过去给他们看,他们却是一脸的惊恐,有人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他们恐惧的眼神和我兴奋的眼神碰在了一起,他们望着我,犹如凝视着一个被浓雾笼罩的乡镇……我在他们眼中是个外星人吗?

我丢掉小飞虫,走了。我收拾了几件爸爸买给我的玩具,我要回去,回到那个真正的天堂。但是那里,太远太远了。

我的童年,是不是比你们看到这篇作文的任何一位的都要精彩、快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