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巴金先生写的《激流三部曲》的第二部——《春》,让我清楚地看见了那个时代人们对女子的轻视。

《春》这本书主要讲的是高公馆里,高觉慧走了之后,他的妹妹高淑英又要被迫嫁给陈克家的第二个儿子。这个人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一应俱全。淑英本来就不愿意,再加上她亲眼看见婢女婉儿嫁给冯乐山后,天天被打被骂,还要伺候冯老太太。蕙嫁给郑国光后,被他们折磨致死,死后还不能入土的惨状。于是,淑英下定决心,到了上海投奔三哥觉慧去了。

看完这本书,我觉得那个时候简直不把女子当人!就说蕙吧:蕙生病了,郑国光就知道请中医,而且三四天后才告诉蕙的家人。觉新已经提出需要请西医,而蕙的父亲周伯涛居然说“我看请西医不大妥当,西医治内病不行”!最后蕙死了,她的父亲居然还向着郑家,说郑国光是当代奇才,是蕙自己无福消受,还说蕙是被西医治死的!这种人根本不配当父亲!淑英就不同,她虽然消沉过,但是他听从了三表哥的话,不能听天由命,要站起来追求自己的幸福!于是她走了,也为那个时代创造了又一个新女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