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理应是图腾

狼,一种凶狠的动物。

狼对什么都凶狠。对猎物凶狠,对敌人凶狠,对自己更凶狠。小狼就是因为太“狠”才会“自杀”,才会死去。不仅是小狼,所有的狼若是被铁夹夹住,如果还能保全性命的话,猎人是很难得到什么的,所以猎人埋铁夹一般都是把两只夹埋在一起,于是狼便无法逃脱了。狼的凶狠远不及有些人的凶残。但大多数人,甚至和“凶”字都搭不上边,而且低等而愚昧。狼吃羊,竟会有不少羊傻乎乎地围观,就像鲁迅笔下,日本人杀中国人一样,不少愚昧的人竟去围观,伸长了脖子,丑态毕露,似乎事不关己,甚至是幸灾乐祸。这就是鲁迅所说的“畜性”。人畜性太多,狼性太少,真该跟狼学学狼性,学学真正的“凶狠”了。.真正对人类有用的,是“狠”,而不是“残”。

狼的“狠”来源于智慧。狼是世界上最好的军师。但最好的军师里只有更好的才有生存的资格。于是狼成了世界上最最好的军师。“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真正遵守这句话的是动物,这是自然的原则。自然是顶级军师的训练营。狼是自然中最有智慧的。可这“智慧”,似乎并不是指智商,不然主宰地球的绝对是狼。所以,“智慧”指的是经验。与生俱来的经验,世代相传的经验。所以未受到教育的小狼也如此富有智慧。狼教子,是传授经验。游牧民族学狼,也是学习那神奇的经验,那珍贵的生存之道。但是,在自然界,生存就是打仗,兵法就是生存之道。可大多数的汉人,从古至今一直攻读着自己摸索了几百年的经验的结晶,却对自然,对狼摸索了至少上万年的经验“兵书”却熟视无睹,甚至排斥它,仇视它。经验多了就能顶替高智商,一小群狼略施小计,这点经验少说也顶得上十个诸葛亮。可以说,天才诸葛亮懂得的,狼不可能不懂;天才诸葛亮不懂的,狼起码懂一部分。就因为这样,一群游牧的“狼”略施小计,就足以使中原百万大军全军覆没。在中原人眼中,“狼”,比“狠”还要多狠那么“一点”。不止一点。中原最恐怖的情景,是“狼烟”直上,烽火连天;最有威力的一句话,是‘狼来了“。

狼,一种智慧的动物。

狼的智慧使它们神秘。享受盛宴之前,为什么一定要给长生天腾格里发一封“感谢信”?为什么一定要举行神秘的祭祀仪式?为什么发给天神的信号会是个诡异而绝对标准的圆?为什么狼总喜欢讲尖吻直指苍穹,望月长嚎?……这神秘的现象竟也是与生俱来。受狼的影响,牧民打猎时的信号,也是在空中画一个圆。圆?是不是狼也热爱圆满?可事实上,不仅是狼,所有动物,都过不惯、过不了圆满的生活。也许是因为月亮是圆的?古人尚且不明白,狼怎么在数万年前就知道了?……

狼,一种来自上天的动物。

狼的世界像极了武侠的世界,因为它们有太多的神秘。只是在这个世界里,少的是人性的吊诡,多的是情与义;杀戮、争夺则是共通。母狼为了小狼,竟装出了一场“护崽大战”。狼可以为了孩子去做一切……

狼,理应是全人类的图腾、精神支柱。狼的优秀品质实在太多。而告诉我这些的,是小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