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棵活了上百年的黄桷树,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三峡第一峡的夔门奉节。

当我还是一棵弱不禁风的小树的时候,就挺立在了一所学校的门口。当时还有很多小孩读不起书,我常常看到一些衣着单薄的孩子眼巴巴地往学校里望,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与向往,让我十分难过。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我有了高大的身躯和翠色欲滴的枝叶。我看着孩子们一批批地进入学校又离开,人数越来越多。每当放学铃一响,欢声笑语便荡漾在我耳际。孩子们有的在我身下的小食部里买东西,有的坐在我的树根上写作业,有的在我身后的乒乓球台上打球……一年,两年……我的枝叶已经覆盖了半个操场,为他们挡雨遮阳。我想,这,可能就是我这一生居住的地方,是我永远的归宿了。

岂料,有一天,这些人都忙开了,大车小车地拉东西。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他们要离开这里?他们要把我遗忘?我有些伤感。一天,街上传来一阵“轰隆轰隆”的声音——人们开来了庞大的机器,他们竟然要把我连根挖起!我不知所措,心想:完了完了!也许是我太老了吧,他们放弃我也是应该的……

几个小时后,我乘车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人们又把我种进了土里,我的周围是美丽的花朵和青青的小草。这里与我之前居住的地方不同:人行道上铺着漂亮的地砖,崭新的大楼随处可见,好像什么都是新的。我兴奋不已,没想到我活了一百多年还能享受这样的待遇。我四处张望,啊,我看见了一个曾经在我身下卖菜的农民,如今他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急匆匆地走在街上;我还看到了一个曾经坐在我的根上写作业的孩子,他已经结了婚,正牵着妻子的手在广场上散步呢!

后来,我听了人们的闲谈才知道,原来我是随着三峡移民大军一起搬来了新县城。我,这棵百年老黄桷树,快快乐乐地欣赏着眼前的一切,和外地来的小鸟闲谈,把变化告诉它们。它们听完我的故事,又飞到下一个地方,去看看那里又有什么变化。

我真想对着天空大喊:“我要再活五百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