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舒鹤

布什夫人想养只猫咪,我——达伊,很荣幸地被选中了。这天,总统和夫人应中国主席的邀请去中国访问,于是我成了随行人员,不,随行猫员,漂洋过海来到中国。

一到中国,我的兴奋感就化为乌有了。因为总统夫妇把我安排到大使馆就离开了。这大使馆里面也太没意思了,也没有人陪我玩。中午,我遇见了我的一位同胞,大使夫人的一只精通中国猫语的美国猫——咪呜。“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很快我们俩成了哥们儿。咪呜已经是个北京通了,晚上他带去我逛北京城。

我俩准备了点干粮——五串高级香肠,兴高采烈地来到一个叫“颐和园”的地方。我们准备欣赏一下昆明湖的夜景,不料湖边趴着几只野猫,把我的兴致全给破坏了。我喝令他们走开,他们却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哦,他们听不懂美国猫语。经过咪呜的翻译,那群猫还是不让开,说什么这是“公共猫所”,真气人,非得收拾一下他们不可。瞧我的主人,哪个国家不听话就打哪个国家,作为他家的猫,岂能为他丢人?

于是我们来到一个垃圾堆旁边,以三串香肠作为报酬,要求一群流浪猫帮我们收拾湖边的那几只猫。一听有这样的好事,流浪猫们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嘿嘿,雇几个打手还不是易如反掌?

一来到湖边,我雇的猫立刻扑了上去。拳脚还没展开,不知是哪只猫喊了一声:“猫警来了!”流浪猫一哄而散,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场只留下了我和咪呜。

猫警把我们两个倒霉蛋带进了一间小屋,法官——一只法官家的猫端坐在小屋里。他严肃地说:“请陈述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我通过咪呜的翻译,说明错不在我们,因为我们先让他们走开,而他们没有听从,我们才动的手。法官猫厉声说:“这就是你们的错了!根据《猫咪法》第44条规定,任何猫无权干涉其他猫在公共猫所的正常活动,更何况你们还雇打手,故意伤害他猫,犯了扰乱公共秩序罪及故意伤害罪!”

什么?我犯罪了?我慌了,抛出了最后一张王牌:“我是美国总统布什家的猫!”“不管你是布十家的猫还是布九家的猫,法律面前猫猫平等。你必须接受处罚——两天不准在公共猫所出现。鉴于你态度恶劣,手段残忍,所以要加罚一天!判决即日生效!”

我的妈呀,总统一行在中国就只呆四天,我这一趟中国行算是白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