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岁月,怎么找得回来?童年的那一个个追逐嬉笑的日子,有如行云流水般在我的生命旅途中流淌。自己是淡绿的,音乐是悠扬的,心情是透明的,灵魂是飞舞的。

——题记

我以为很多失去的都会回来的,美好的记忆,分别的朋友,离去的伙伴,曾经发誓永远要在一起的好姐妹,可我发现我把他们都弄丢了,碎片撒了一地,再也找不回来了。

四季在马不停蹄地轮回,仿佛永远都这样下去——春、夏、秋、冬,然后再春、夏、秋、冬……时光在流转,在流逝,同样的季节,不同的心。

从记事开始,每年到春天,小花园上开满了粉色的喇叭花儿,它们仅有我的手指头儿大。粉红粉红的花瓣,金黄色的花蕊,碧绿纤细的茎,在暖风中轻轻舞动。当时的花开得到处都是,把小花园的每一寸土地都占为己有,挡住了泥土,挡住了小草,穿着裙子的女孩在小花园上蹦来跳去,一大簇一大团的粉色喇叭花握在她们的手中,怒放的花却仿佛永远也摘不完。

在小灌木底下,随处可见深绿色的三叶草。三颗绿色的桃心尾碰尾,接上它细长的茎,就是三叶草了。我们都喜欢叫它“酸咪咪”,咬着三叶草的茎,一种酸溜溜的汁水会流进你的嘴巴,有些小小的苦涩。

躺在小花园上,喇叭花亲吻着我们的脸蛋,亮晶晶的眸子望着太阳。站在石子路上,踮起脚尖轻轻旋转,裙角飞扬。

时间的消逝让人措手不及。始终不明白那些不再起伏不定的思绪是因为看透后的淡然还是心死后的沉默。我想,我还没有做到无视无奈悲伤的淡然,才会在每一次触及到这样的情景时,心底自然的蒙上忧伤的迷雾。

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阳光带着温暖的气息照亮屋子的每一个角落,打开寒冷已久的心房,细小的尘埃在阳光的照耀下纷纷扬扬地飞舞、上升。

岁月不饶人。当我再次踏上小花园时,还未完全吐绿的小草一动也不动,只是,再也见不到喇叭花和三叶草。惊讶,失望,伤感,慢慢地转身离去,发现在小灌木的根须旁,几朵小小的喇叭花含苞待放,可是并没有人知道,坚持一件事所需要的究竟是怎样的勇气。望着被糟蹋得满目苍夷的小花园,我知道,我们不懂得珍惜,终于,那些成群的美丽和自然的惬意,在这阳光灿烂的日子,悄然离我们而去。

这个新年来的太快,以至于我还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就已经开始又一年的悄然离去了。十二点的钟声刚刚敲响便有一串串的祝福在网络、手机以及话语中传递,一句句真诚的祝福声一度给这个夜晚带来丝丝的温暖,终于在这一刻感受到原来新的一年已经来到了。

其实很多时候承诺的本身我都会愿意去相信的,只是时光洗礼后的曾经总是夹杂着种种的改变。给原本美好的誓言蒙上了这样的无奈结局。总是在试图安慰别人的时候说,其实很多东西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深刻,我们只是太过执着才会对过去种种念念不忘。你看,现在我们身边还是会有一些关心或者在乎的人。我想很多时候自己就是这样告诫安慰自己的吧。只是那些人那些事却还是在某个不经意被提及的瞬间显现深刻。

我一直认为,记忆很轻,终会在时间的流逝中一丝丝的淡化。而青春已逝,生活还在苍白的反复,刻骨的,也只余下那么几个深刻的瞬间还牢不可破地停留在了记忆中。只是记忆在时间的风尘下显得那般微弱无力。当春天的序幕拉开,温暖的问候到达,在一些人离开后身边是否还留有那么一些人,值得我们去珍惜。在一件件欣喜或是无奈的事情过去后,我们是否还可以相信,生活还是美好的,只是我们太过固执?

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

时间仍在,是我们在飞逝。

总在不经意的年岁,回首彼岸,纵然发现光景绵长。

蓝天上,手指划过的痕迹,暖了阳光,暖了眼眸,却湿润了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