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年仅十五岁的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外地。这里的天气格外凉爽,比此刻在家乡的天气舒服得多。  

  回到已经被布置好了的五星级宾馆,对着从房间里就可以看到大海的窗子喊:“我终于来到美国啦!”。那种高兴的心情已经在我心中沸腾起来了,久久不能平静。真好,兴奋的心情可以这样来发泄。  

  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认识,感觉真寂寞。除了每天在宾馆里画油画其他就没什么事儿了。感觉自己真是悠闲啊。不过每天晚上去热闹的街市逛逛倒还是可以解闷。如果在外地每天都这样的话那还真是有够无趣的,不过,为了绘画,我或许应该作更有趣的事情来找感觉,例如:去公园送气球给小朋友。嗯,决定了!  

  初到外地的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我就这样把自己关在宾馆里闷了整整一天,思考接下来该要怎么去生活。  

    

 

贰。  

    

  唉。独自一个人在外地真无聊,又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不如去公园散散步,顺便送气球给小朋友呢,他们,或许会很开心的。我怀着愉快的心情,来到了一个距离宾馆较近的公园。  

  周围的人群说说笑笑,孤单的只有我一个。  

  正当我郁闷着的时候,我看见了长椅上躺着一个少年。头发是阳光一样的金色,披肩的长发,穿着一身运动服,眼睛是闭着的。啧,让人感觉真像不良少年,不过,看起来真的是好帅。我丝毫不羞涩地叫了叫他:“喂!喂!…”  

  我叫得很大声,就怕他听不见。此时,一缕刺眼的阳光射向了长椅,而躺在长椅上的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坏坏一笑:他终于醒了呢。  

  我装作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继续对他讲到:“不要睡在这里,会着凉的哦。你睡在这里,会给别人带了困扰的。这里是不允许露宿的区域哟。”  

  他依然无所谓的样子,用他纤细的右臂撑在了长椅上,整个身子慢慢地坐了起来,笑着说道:“哎?是吗?对不起,我不清楚……”  

  听到他的道歉,我立刻扑哧一声笑了,似乎在那一刻,全身都轻松了。我缓缓地坐在了他的旁边,没有丝毫的羞涩,小孩子气地叫道:“啊 ——累死了!站了一天呢,这高跟鞋果然还是太高了!”  

  我转了转头,望向他。他听了我的话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感觉他的眼眸似乎有一丝落寞。那种寂寞的眼神,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不过,我却不想看到这样的眼神。我笑着递给他一串气球,对他说道:“来。送你一个,反正小朋友们差不多都走了。  

  他做出假装的微笑,接住了我的气球,回应了我一句:“谢谢。”接着,他又把头转了过去。  

   “喂!你是演员吗?还是歌手?” 我真看不惯他那样,继续追问道,“啊!我知道了,你是模特儿!对不对?因为你长得真的很好看唉!”  

  “不……我……其实我也不知道。”  

  “唉?……怎么会不知道呢?”我有点震惊。  

  “不瞒你说……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所以不知道该去哪。”他微微扬起嘴角。  

  “什么嘛……少骗人了!好烂的谎话哦!你这个人真没礼貌!”我有些生气。内心有些愤怒的我起身就走,“哼!倒霉遇到个神经病!”  

  “……”  

  嘀——  

  他听到了一声汽车的喇叭声,有些慌张。原来,那辆车正向我开来!  

  唰——  

  “小心!”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向我冲来,狠狠地抓住了我的两只手。不过,幸运的是,我们两个并没有受伤,他救了我,使得我躲开了这一劫。  

  砰——  

  啊!我手上的一连串气球向清澈如水的蓝天飞去,在我眼前全部都飘走了。  

  我有些伤心,望着蓝天叹息道:“我的气球……”  

  “这个给你。”他把我送给他的那一串气球递到了我的手里。我就那样一动不动地愣在了那里,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喂!我还没有和你说谢谢!”我的脸有些微红,对着他即将离去的背影说。  

  “BYE——BYE”他很潇洒地向身后的我挥了挥手。  

  “喂!等一下啦!”我喊得很大声,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终于回了头,向我微笑。  

  我害羞地问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不知道该去哪?”  

  嗯。  

  他回应的那一刻,我听见一阵微风吹过,撩拨起来的一声铃响,一种冰凉湿冷的脆响声音。那是——气球上铃铛的声响!  

    

 

叁。  

 

  我把陌生却感觉熟悉的他带回了家里。  

  “进来吧!随便坐。”我无所谓的对他说,“咖啡喝吗?”  

  “好。”  

  很快地,我为他泡了一杯热咖啡,双手递给他:“小心烫喔。”他微微笑。  

  这味道……松节油?  

  只见他转过身来,眼睛注视着我画地那幅画。他走到画板前,似乎有些震惊,带着疑问上有些不可思议的语气问我:“……很漂亮。这是你画的吗?”  

  “是呀。”我转过头。  

  “这个城市?”  

  “对,就是Los Angeles呀。”我很认真的对他说,“我想表现出Los Angeles给我的感觉。——繁华,眼里,充满了欲望。肮脏和温情混杂在一起,同时,掩盖在这些表象之下,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我的神情中增添了一丝的悲伤。  

  “原来是这样。画得真好……”他微微一笑。  

  “才不好呢!”我小孩子气地转过头。  

  “哎?”  

  “真的啊。教授他说……”我有点郁闷地说道,“我的画面仍然缺乏更有深度的东西。对生活的理解还不够,随便一个会画画的人,都能画出这样的作品。”  

  他双手握住热腾腾的咖啡。那时候大多时间都是我在说话,而他总是静静地微笑。  

  “所以去公园发气球给小孩子?”  

  “对呀!”我开心的笑着说,“是很不错的生活体验哦!”  

  “还有带流浪汉回家也是吗?”他的嘴角扬起45°的微笑。  

  “这个嘛……”我走到他的跟前,用手摸了摸他的发,笑道,“给小孩子发气球的确是生活体验。但至于你嘛……你身上有些东西,是我没有捕捉到画面里的……城市的一部分。”  

  我把他的头拥至自己的胸前。沉思了很久……  

  或许,只不过……我还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吧。  

    

 

肆。  

 

  其实,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发现了……  

  “我叫zero,你呢?”我带着一丝微笑,问他。  

  “我没有名字。”  

  “那么,我叫你什么都可以咯?”  

  “嗯。”  

  他的表情很像迷路的小动物,让我觉得好想保护。  

  那天,他把衣服脱下来,我看到了他背上令人震惊的东西……  

  “好大的纹身呀……带翅膀的“J”。有什么含义吗?也不记得了?”  

  他用手按住他的额头,或许他心里并不想知道他背上的纹身是怎么回事,抑或…他不想知道属于他的过去……  

  “嗯……不记得了……”他给我的,就是这样的回复。  

   “那么……既然这么显眼,就叫你J好不好?”我靠近他的脸庞,带着一丝朦胧的微笑对他说。  

  “嗯……好。”  

  我没有告诉过他,他背上的那双翅膀令我不安。总觉得好像随时会飞走似的。  

 

    

伍。  

 

  青春,是冰做的气球,永远都飞不起来。  

  我相信,我和J,会一直在一起,谁都不会离开谁,都不会飞走……  

  没错,十五岁的我爱上了十八岁的J。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们都粘在一起。  

  那时候拥有很纯粹的幸福,从没想过它会延续多久……  

  总是系在画架上的,在天花板下飘荡的气球风铃。俯瞰着年少的我们,像是某种见证。  

  但是,就像气球的寿命很短一样。我们的关系也飞快地结束了。  

  那天……  

  “我回来了,J~留了一个气球回来哟!”我像往常一样,去给公园里的小朋友发气球,最后开心地回到和J一起住的温馨的宾馆。  

  “J?”J今天不和往常一样,并没有应我声,“奇怪……出去了吗?到底去哪儿了?”我慢慢地走到桌前,望见桌上有一张写着字的纸条。  

  我把那张纸条拿起来看了看,心里意外地震惊……  

  尊敬的zero小姐:  

  感谢您在Simon少爷遗忘症发作期间的照顾。少爷十分开心。但因他在美国已有女朋友,我们不得不将他带回热切等待他的女朋友身边。谨此为可能造成的一切伤害向您道歉。  

  隋信附上支票一张作为薄礼,敬请手下,祝健康。  

  S.L府管家Charles Chris  

  在我看完那封信的那瞬间,手上的气球松开了,以及那封信,被我毫无顾虑地扔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那么笨……什么都不记得。  

  哈哈……哈哈哈……大骗子!  

  J……不,应该是Simon。  

  我现在终于知道在你身上与城市相同的东西是什么了……  

  美丽、虚幻,使人沉迷……但却无比空洞迷茫。  

    

 

陆。  

    

  Los Angeles这里繁华,艳丽,充满诱惑。是众多梦想交汇的地方。但哪怕再多的梦想,也无法填满它的空虚。我们每个人都徒劳着奉献自己的爱与青春等待着……那也许永远不会到来的回报,且心甘情愿。  

  Los Angeles这个城市,给我带来了太多梦幻。或许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没有如果,没有假如,有些故事无论发生多少遍,无论有多少次的重蹈覆辙,始终都在重复着同一个结局。  

  或许……青春是会一笑而过的,就如磕磕绊绊的童年,和你那个爱慕的男生或女生的一回头的温柔……冰做的气球晶莹剔透,却怎么也微笑不起来,以假乱真,可是青春终于在我们的不经意抑或百般呵护里融化,如此刚正不阿或是忘恩负义。  

   这就是……我来到这个城市的感受,谢谢大家。  

   我在绘画的演讲时,说出了这一段话。不仅是我对这个城市的感受,还有……我的青春。  

 

 

柒。  

 

  一切都过去了。  

  演讲后,我开始了我的新生活。我开始逐渐把J从我的生命中忘掉,不,是Simon!  

  一切又和从前一样了,每天在宾馆里独自一人画着这个城市,每天都去给公园里的小朋友送气球。本来以为我的生活从此就会这样过下去,但是……  

  直到那天……  

  我像往常一样在公园里送气球给小朋友们。忽然,背后有个人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  

  “嘿!又在送气球给小朋友啊。”他,微笑着对我说。  

  我转头。  

  沉重的伤痛应该是没有眼泪而且悄声无息,但是,我却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眼泪在转头的那瞬间哗的一下流了出来。  

  他抱紧我,对我说:“对不起,我回来了。”  

  多变的季风写这封飞的雨水将整条街道都蓄的满满。雨水混杂着泪水从我的脸颊倾泻下来,让我止不住的刺痛。  

  我们愿意原谅一个人,并不是我们真的愿意原谅他,而是我们不想失去他,不想失去他,唯有假装原谅他。  

 

 

捌。  

 

  当一片泛黄的枯叶从高大而笔直的树干上掉落下来的时候,我看见冰做的气球透亮的身影,几乎忘记了它同时也在风中迅速消融。  

  有时候我会想:Simon,我的世界没有了你。那么我的青春会不会再次沉进孤独的永夜?  

  但是,因为我的世界有你的出现,所以……我的青春无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