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水就可折射太阳的光辉,生活中许多细微之处即可透露温柔的母爱。

母亲有个习惯,在春夏更替的时候总会把一家大小的衣服分门别类的叠好。那天,她照例收拾着衣物,我躺在沙发上翻着一本旧杂志,午后暖暖的阳光照进来,茶几上一束纯白的桅子花散发出淡淡的香气。“王浩,你看,这儿有好多条手帕呢!”母亲突然转过身来对我说,似乎很兴奋。

手帕?”我问道。

“你还记得这些手帕吗?十几年的全都在这了。你看,这块蓝色的,还记得吗?你四岁的时候,我常用一个别针将他别在你的外套上,给你擦汗,看着你在我前面颠儿颠儿地跑,手帕一荡一荡的,真像一只花蝴蝶呢!”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并不看我,完完全全地沉醉在幸福的回忆中。我静静地听着,不敢吱声。我无法应和母亲——因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还有这块蓝色白边的,是你10岁那年特意订制的。上面还印着字哩——‘爱子王浩10岁生日快乐’。唉,一眨眼的功夫。”她轻轻叹了口气,把脸对着我,可她那慈爱的目光却让我不知所措。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记得这些往事啊,哪怕是模糊的、零碎的也好!我无法想像,为什么母亲如此细心地收藏着往昔,如数家珍般地道出我的点滴,她不是常常抱怨说人老了、记性坏了吗?

我承认,我是彻底的将手帕的故事忘了,很随意地扔在了记忆的角落。况且,现在也不时兴手帕了,取而代之的是纸巾,当我流汗时,取出一张,轻轻一擦,质感很好,还有一丝隐约的香气,然后随手扔掉,多方便。于是很自然的,手帕便不知不觉被遗忘了,若不是母亲无意中提起,我实在无法记忆起这些手帕曾属于我。我的思想很容易接受新东西,也会轻易地忘记一些什么,包括那最基本最真实的爱。而母亲则不同,她是岁月的收藏者,永远走在我身后,悄无声息的拾起我遗漏的心情和初始的纯真。

我感到眼中有些潮湿,轻声说:“妈,您怎么还记得这么多呢?”母亲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说:“怎么会不记得呢?”她像是在自言自语。我的泪悄然落下。是啊,怎么会不记得哪?

因为爱着,所感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