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桌旁的郁金香谢了。六篇似焰的花瓣落在桌上。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落的,倘似昨日还傲然枝头。转眼间成了一个秃杆,令眼睛十分不顺,做作业时抬头望远,不经意瞥向那个角落,似乎少了什么,心里一片空空的感觉。

再过了几天,连杆子都不剩了。爸爸在盆中栽了别的花。

那支郁金香就像从未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一切仿若南柯一梦,只有看见自己随手夹在书页中的花瓣才能确定它的曾经。短暂的美,稍纵即逝的美,让我不禁忆起《落花之美》中作者所感叹的,如今,我望着有些枯黄的花瓣叹息。确实,“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般豁达我是做不到了,作者选择让自己珍藏美,而我却仍然觉得有些可惜。

这么美的花只绽放了七天。

细想,难道只有花是如此

不,我认为,自然万物便是如此。人亦是如此。

时间为界限,日夜交替,春去夏来,我们可有多少时间挥霍呢?将自己最辉煌最灿烂最美的身姿尽情展现,就如花一般。

如花一般,活的美丽,纵然最后从诞生至凋零只经历了几天。就如花一般,就算逝去,依然“化作春泥更护花”。

火一般的花瓣随意地摊在桌子上,就算已凋零几日,依然一片红,如此高傲,如此美丽,如此顽强。余留的淡淡香味散发在书页之中,在那些我曾经写的凌乱话语之中。

微微失神,又笑了起来。心中一片开阔。

晚上,爸爸告诉我新栽在盆中的是海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