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天空是一片哀伤的橘黄色。

一株血红的彼岸花灿若残阳,安静地摇曳。

  这是我一直一直期待的一幕,凄美又安宁。

  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有一种花,叫彼岸花。但我却不明白其中的哀痛与凄凉,只知道它很美,柔柔弱弱地生长在路边,血样的红色中透着一种华丽的意味。

  今天,在校园里看见这些小小的彼岸花时,不禁勾起了我的思绪。相传彼岸花生长在阴郁而绵长的黄泉路上。亡灵们排着队走向冥府,那沿着黄泉路纵情开放的彼岸花,可说是这路上最独特的风景。花开得凄美绝伦,虽不失优雅,却带有一丝东方人特有的幽怨。花瓣的皱褶百转千回,丝丝缕缕,似诉不尽生死永隔的哀叹。

  而我面前的这丛彼岸花,纤细、曲折的嫣红花瓣从花心向四周伸展,仿佛千丝万缕的红线,扯住世人与已故亲人的心灵。它开得那样的温柔,那样的精致,那样的动人心魄。

  有人说彼岸花的“花叶永不相见”,就像人们的生离死别。是的,它生了一个如此纤长秀美的花茎,却没有衬花的绿叶,我也曾经因此而遗憾过——但也正是这份遗憾,更显出它的凄美绝伦——有叶时无花,有花时无叶,永远都是一个人孤单地守望,即便同根生,即便定下了生死相约的盟誓,却永远难逃命运的折磨,永世不得相见。正如岸两边的人们,生生相错,凭水相望,却是永诀。

  我曾经幻想彼岸花的前生,应该是一对爱得很深的恋人,却因天灾人祸,阴阳两隔。他们虽然不得相见,却痴情地守望着幸福,地久天长,就化作了一株幽怨的彼岸花,生长在同一根花茎上,却一个是花,一个是叶,肝肠寸断,悲痛欲绝。任凭它们怎么努力地牵手,也永远无法感受到对方的温度。

  朋友有一次问我,其实彼岸花的颜色很明艳啊,为什么总把它想得那样悲伤?我说,是很明艳,很温暖,但是是一种湿湿的明艳,明艳得让人想哭。在这个世界上,太过艳丽的颜色,反而会有一种让人心痛的味道,心痛这世上会有这么明艳的颜色。朋友说,不是的,是心痛于太过哀伤的事物为什么总用华丽的颜色封闭自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