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泪的倾诉;伤,痛的延伸。

当悲哀与忧伤被重组,足以替代的,是一个人内心的千变万化。也足以洞悉,每个人心中潜藏的秘密。

如果可以,我愿交换悲伤,用自己的悲伤换取他人的忧愁。我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深入人们的心中,获得他们的痛,而不至于触到他们心中那根脆弱的弦。

我的悲伤也许不是很浓,因为在细小的生活琐事上,我也能挖掘到悲伤的存在。若我能够,我愿把悲伤作为一种发泄,以抛弃烦恼的方式使内心快乐愉悦。

而他们——与我同为川西儿女的同胞们呢?最让人悲伤的莫过于失去,当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时候,他们的胸中涌动着怎样的悲伤?瞬间,梦已成为废墟;瞬间,亲人已变为尸体。这样的悲伤,如果我与之交换,必然也要承受极大的痛苦,但只要能分担,哪怕是一点,也是好的。

当他们收到我小小的悲伤时,也会为之烦恼,为之忧愁,只是,他们再也不必去看亲人冰冷的尸骨,不必去看那熟悉又陌生的废墟,不必去感受余震和山体滑坡带来的恐惧。他们可以沉浸在我的悲伤里。

沉浸在悲伤里?是的,其实,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在我的悲伤里,他们有家人可以争吵,有学业可以烦恼,有家园可以漏水、防盗、打蟑螂……我的悲伤,对 他们来说,其实是一种快乐,一种幸福。

在他们的悲伤里,我会懂得珍惜。我有家可以住,虽然简陋,但毕竟不是废墟;我的亲人虽然有时也会打骂我,但他们毕竟一直在我身边;我有学校可以读书,学习生活虽然忙碌,但毕竟十分充实。这样的生活,看似并不完美,但对灾民来说,都是一种奢求了。

与灾民们交换悲伤之后,我不会痛苦,我会更加满足。

从前的我很莽撞,身边的人常被我的出其不意伤害。我说话直率,从不考虑后果,又争强好胜,朋友们个个“苦不堪言”。

若我能和他们交换悲伤,我愿走进他们心里,了解受到伤害的痛苦。我一定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性格。

从前,我一度认为,父亲母亲从不顾及我的感受。他们人前自吹自擂,却吝于说说我的优点;他们教育我要勤劳能干,却懒于给自己泡杯茶;他们花钱大手大脚,却对给我的每一分零花钱斤斤计较;他们常常说谎,却反复叮嘱我要诚实守信……

若我能和他们交换悲伤,我一定会明白他们的苦衷。他们并不是看不见我的优点,而是要我虚心谨慎;他们并不是懒惰成性,而是想锻炼我的生活能力;他们并不是对我抠门,而是在教育我节约勤俭;他们并不是故意说谎,而是生活真的很复杂……那时,我一定会为自己的不懂事、不听话感到无地自容。而他们也会知道:我并不是叛逆难管,而是本性倔强;我并不是故意浪费,而是有点少女小小的虚荣心;我并不是故意顶撞,只是不愿服输……

交换悲伤,何尝不是一种互相了解的方式?又何尝不是一种互相关心的法宝?把你的悲伤交付于我,我再将悲伤邮寄给你,交换悲伤,让我们心心相连。

如果可以交换悲伤,那么悲伤将不再是泪的倾诉、痛的延伸,它会成为一座沟通的桥梁,一幅心灵的写照。

我想交换悲伤,真的很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