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一直收藏着许许多多备至的关怀,它们就像一本本的画册,记述了我们美好的过去。

那是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下课和同学打打闹闹,一不小心,我滑了一下,这一滑不要紧,只听“叭”地一声,自己倒没事,只见罩电脑的玻璃“粉身碎骨”了!

当时我真是害怕到了极点,心中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这时,又“丁零”上课了,我更忐忑不安地回到了座位上。语文老师来了,她可是非常厉害的,让她知道玻璃是我打碎的,不被请去喝“茶”才怪。果然,老师问道:“啊?这玻璃是谁打碎的?老实承认!”“老师,是张学硕打碎的!”啊?天哪,万事就怕人告密啊!完蛋啦!不错,我猜得非非常常的准,老师用严厉的口吻命令我:“走,跟我到办公室去!”啊,真是的,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下可好,被老师请喝茶了,不知道要喝什么茶?唉!原来短短的走廊这时起来显得却那么的漫长。终于到了办公室,我决定了,哼!死猪不怕开水烫!要打就打,要骂就骂!我不怕了,大不了赔一块玻璃!

谁知我一进门,老师的脸一下就阴转晴了。她让我坐下,对我说了很多很多,大致内容是以后要注意什么的,可我却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只听到最后一句话:“你回去吧!”“不用赔玻璃了?”“赔玻璃?哦,不用了,反正你也不是故意的!”说着,她不经意地摸了我一下,这一摸也许对她来说是无意的,可是对我来说却有重大意义!

这一抚摸就像春风温暖了我的心灵,把我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化解了。

语文老师,谢谢你,一次不经意的抚摸,却使我采撷了春风的温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