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根小草。虽然我弱小,但这又使我包容一切。你看:山坡上的我随风飘舞;草坪上的我绿油油一片;草原上的我更是无处不在……要不然怎会有位诗人作了这首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在大树下时而感受着风霜雨雪;时而感受着阳光雨露。这个美丽的世界让我感到生活如此美好、如此快活、如此悠闲!我为自己感到幸福!因为我能生活在这个世界里!

正在我感到快乐时,我听到了大树爷爷喜鹊阿姨的对话……

“哎!”大树爷爷叹了一口气,他的四肢摇动了起来,一片片未枯黄的树叶像一只只蝴蝶翩翩飞舞下来,就连大树爷爷的根仿佛被连根拔起似的震动起来。

“呀,呀,呀!大树爷爷你干嘛啊?你看我刚建好的房子都被你摇烂了!”喜鹊阿姨一边整理她的房子,一边埋怨大树爷爷。不奇怪,喜鹊宝宝快出世了,喜鹊阿姨肯定不希望它们受到丝毫的伤害,因为母爱是伟大的!

“哎!喜鹊啊,你是不知道啊!你常常出门在外捕食,抓害虫。可家里的危险你却没有防备啊!”

喜鹊阿姨歪着头,问大树爷爷:“家里?家里有什么危险?人们不是说‘家里是最温馨,最安全的吗?”

大树爷爷摇了摇头,说:“哎!那只是人类说的话!他们是人类,我们是动物,又怎能有同一个角度说呢?他们无偿地享用着地球给他们的自然资源,不仅不懂得珍惜,还破坏!”说到这里,大树爷爷的语调重了很多,脸上的条条青筋鼓了起来。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喜鹊阿姨生气地叫着!嘴巴张得老大老大!

“人们把污水排掉,最后流进了黄河里,造成了污染,才引发了黄河泛滥,才有洪水的!人类把废气随随便便就排出,污染了以往蔚蓝的天空,造成了北京市冬天时,有多日都有雾霾。哼,这是他们自作自受!还有我可怜的兄弟!呜呜~我的兄弟被他们砍了,只剩下了……哎!没有我们植物,谁来净化空气?没有动物,他们如何生存?人类总有一天会后悔他们的所作所为!”说到这里,大树爷爷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它的泪珠“砸”下来,流到了我的嘴角边,我舔了舔,是苦的……

“哎!真是可怜了你的兄弟啊!他们会不会到这来砍树啊?”喜鹊阿姨听了大树爷爷的话,想到会不会下一个目标就是这里!这样的话,它的孩子就会面临死亡,而它就别无去处啊!

听了喜鹊阿姨的话,大树爷爷哭的更厉害了!“对!你说的没错,上次我听到那个砍伐工领队说,下一片区域就是咱们这了……”

听了大树爷爷的话,喜鹊阿姨也哭了。想着还不能出世的喜鹊宝宝就要面临着死亡,我的心里也难过极了,酸溜溜的……

大树爷爷擦了擦眼泪,眼神非常坚定,声音非常沉重,说:“不怕!我的兄弟们,我来陪你们来了!”说到自己的兄弟,大树爷爷还是忍不住哭了。

喜鹊阿姨在树枝上用翅膀抚摸着没有出世的喜鹊宝宝,小声的嘀咕道:“宝宝……妈妈……妈妈对不起你们啊!妈妈不能保你们周全!呜呜~”

这时,一个个砍伐工争先恐后的向一颗颗粗壮的大树涌来,生怕别人抢了去。然后拿起锯子,往大树上割啊割。一棵棵大树发出了一声声惨叫声,然后倒去。大树爷爷忍受着痛,可眼里还是充满了晶莹的泪珠。大树树枝上的鸟窝随着大树爷爷倒下去,“啪。”一颗颗鸟蛋砸烂了,喜鹊阿姨撕心裂肺的哭着,“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啊!”

……

从前郁郁葱葱的森林变成了裸露的土地,那片土地不再有绿色的光辉,那片土地不再有清脆的鸟叫声,那片土地在也不存在着任何动物。就连我,也被迫乘着风四处流浪……

人类啊!你们停手吧,这样残害地球上的生物就是残害你们自己啊!我们是大地的孩子,大地有任何损失,我们都应该想办法自救,而不是继续残害我们的大地啊!人类,收手吧!这样你们会自取灭亡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