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班鬼点子最多的宁老师盘算起了如何让我们做一次“毁容手术”。对,你没听错,就是“毁容手术”!

“毁容”目标一:杨英子

只见杨英子手拿一枝黑色水笔,慢吞吞地走上了“刑场”,不,是讲台。她往自己的脑袋上套上白纸做的纸袋,准备就绪。“左眼睛!”宁老师一声令下。“左耳朵!”又一道“圣旨”。杨英子惊慌失措、心急如焚,连方向感也没有,不知道哪边是左,哪边是右,只好随手画了个大圆圈和一个半圆。随后,宁老师又机关枪似地发出了一系列指令,忙得杨英子团团转,只好举手投降。取下纸袋一看,哇,这哪儿像个人嘛:眼睛、鼻子、耳朵挤成了一锅粥,嘴唇却闹起了别扭,自己站到了九霄云外。上下牙吵了架,解散了嘴巴这个家。看了这副尊容,我们哄堂大笑。

“毁容”目标二:李渔

宁老师真是残忍,连我们班的“王贵妃”——李渔也不放过。师命难违,李渔带着一张绿色的“脸皮”上了台。“眉毛!”李渔从容不迫地在纸的上方画了一条弧线。“左眼睛!”李渔又画了个圆圈……到了尾声,宁老师问:“好了吗?”李渔信心十足地点点头,取下了“脸皮”。我们一看,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哪儿不对?噢,独眼龙!

哈哈,这个宁老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