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洪,快背书,下午老师检查。”“小洪,快改正,这题错了。”……这烦人的声音每天都在我耳边不停地响起,真是烦死人了。很多同学都爱嚼口香糖,我却认为它最讨厌。要是你不小心被它给粘上,无论怎么掰怎么揩还是弄不干净。这位天天在我耳边唠叨的班长兼辅导组长华华对我来说,就是一块甩不掉的口香糖

“小洪,交作业。”一大早,“口香糖”又粘上我了。糟了!昨天晚上表哥生日,我玩得太晚,作业没做完。“快拿来呀!早读就要开始了。”她一手夺过我慢吞吞取出来的作业本。“昨天放学我不是再三叮嘱你不会做就给我打电话吗?没电话来我还以为你会做了呢。你……竟然没做完!”“咳,有什么大不了?这学期就这么一次嘛。放过我吧……”“不行,赶快做!”她拿起笔塞到我手里。“你很烦啊……口香糖!”我生气地把笔一扔,向教室外跑去。“我烦你也要做作业!教不严,师之惰;管不严,我之错。”她一边念三字经一边捡起笔,拿起我的作业本,急急地追了上来。“你去哪儿呀?”我停了下来,奇怪地问她。“等你做作业呀。”她把作业本和笔递给我。“我要上厕所!”我故意向男厕所的方向走去。“我在厕所门口等你。”什么?我晕!

就这样,华华用她那强大的“粘性”死死地粘住了我。说实话,我还真佩服她这股“粘劲”。这不,我的作业不是完成了吗?题目不是会做了吗?成绩不是进步了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