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风舞的真好,我才做不久的风车早已沉醉在它动人的姿态里,无法自拔地旋转。而我欣赏的是带有童年气息的风车,只可惜,我记忆中的童年从未有过风车。
童年,一个来自遥远时光的名词,它对我来说,不愿重返,但也是难忘的。物是人非,如梭的时光带走了昔日的尘埃,交错的晴雨天磨平了记忆的棱角。有谁会记得在连通家与学校的大道上奔跑的几个小孩,有谁会记得在曲折地乡间小路上欢唱的几个小孩,又有谁会记得那几个小孩中曾有自己?
那几间租过的房子已没从前热闹,小时候的记忆却依旧缠绕于每个将要破损的角落。那里虽然没有风车,却装载过大大小小的玩具。我们曾用积木搭建我们的乐园,曾用跳棋进行我们的冒险,曾用纸牌构造我们的愉悦,曾用小人模型畅想我们的未来。有一些完全地丢掉了,有一些在犹豫之中留下。现在看来,毫无意义却又恋恋不舍。
或许,我许下了无数的愿望和藏起了无数的梦想,但就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我曾是一个天真爱幻想的小孩。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我因生命的前进而庆幸,同时,我也承认有时想回到过去。这只是短暂的想法,因为得不到的永远会记得。
没有风车的童年,并没有丧失它所谓的价值。
童年就像是生命中的一个谎言,揭穿了就是再也不复的真相,所以我宁愿选择相信这个优雅的谎言。相信友谊还停留,单纯还存在,真诚还凝固,我还是我。祈祷不会成为南柯一梦,终究哭笑不得。
没有风车的童年,爱的风依旧在吹遍我们心灵的某个深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