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终于凋谢,长出了果实,小草笑着说“恭喜你,成功了”果实只是摇头,“可我已经错过了最美的时候。”少年在一旁“哦,这就是青春。”

南国的春天总是悄无声息,没人知道它的到来,却为它的离去感到担忧。它似乎只存在于充满生命力的物品里,如春笋里,如孩童的作文里。天气还是相当冷的,少年穿着黑色毛衣,走在路上,不宽的肩膀说着他的年纪,正是春天。

夏天是带着咆哮而来的,丝毫没有春天的润物无声。现代人好像都很怕夏天,学生要在这里毕业,家长要在这里发愁,电线要在这里超负荷,总之就是充满了烦躁与沉重。少年也很讨厌夏天,他说是因为夏天的阳光不如其他时候的通透,那种光芒是会灼伤人的,当然,重点是他怕热。不过夏天总是不如人意的长,让人有点看不清未来,所以很多人在毕业的十字路口里走丢。少年倒没这方面的烦恼,反正去哪都一样热。

全球变暖使秋天短而不明显,少年对秋天的回忆好像就只有要人命的秋后问斩和要人命的秋老虎了。有时候父亲也会带少年去小镇的山上看只属于南国小地方的红叶,父亲总说大城市的秋天都躲进这红叶里了,不过少年不明白,他只是觉得红叶后的新郎新娘挺有趣的,虽说都是结婚,但总有人的笑容不一样。

冬天了,少年并不太怕冷,只是简单地加了件外套,便往学校里跑。南国的冬天没有雪,没格调,最多就是在山头上开几树梅花。少年对梅花谈不上喜爱,只是很喜欢花瓣在阳光里显得如陶瓷般的样子,但他却不喜欢跟梅花合影,媚俗。

时间如马车,无休止地向前,人们不会注视它远去,而是低头看着它留下的轧痕,因为我们都坐在马车上。

又到春节了,少年捧着残存的几片梅花花瓣,仔细地摩挲着,那花瓣是那么小,以至于没人知道他在怀恋什么,为什么那么在乎那残存的花瓣,而不是满山的梅树?少年也不明白,也许是因为那花瓣给了他一个美丽的瞬间吧。

鞭炮声响起,一点点红色的鞭炮碎粘在了花瓣上,原本洁白的花瓣上多了点媚俗的红色,少年怎么擦也擦不掉,只好让它随风飘走。“这就是青春吧”少年喃喃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