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是一棵树,我说不出它的品种。

它一直生长在在银杉广场的小树林,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由于其中一根树枝不高,总有人像荡秋千似的,两手紧抓那根树枝,双脚腾空,前后不停摆动。

一个人这样做还没什么,只是树枝越来越往下垂。令人揪心的是,在某天下午,居然有三个小男孩,同时这样玩了许久!

这是我和张年一块儿发现的,我们提醒了一下三个小男孩,可是他们毫不理会。我凝视着树,特别心疼。眼看着这树接近土壤的、较为粗壮的主干已开始摇晃,我为它祈祷——树啊树,坚强些!你要是挺过去,我每天都来照顾照顾你吧!亲爱的树,他们不懂你的心,可是你要相信我,还有我的朋友!我正准备上前制止,那三个小男孩却不知为什么,飞也似地跑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给树起个名字吧!”我慢慢地看着它,唉,快要枯死啦,只有树冠有叶子,也并不密,仅薄薄一层。枯死……Kis?Kis!我喃喃道,张年同样想了一下,猛的说:“叫咕呖!”我像看怪物似的瞥了她一眼,又细细地想。

也许它在静静哭泣,是吗?可能它说的是:呜呜呜,为什么呀?为什么呀?我生长得好好的,并不妨碍谁,为什么要来欺负我?假如一个人25千克,三个人……三个人可就是75千克!等于150斤啊,我真的不是单杠!我……呜呜呜……

Rose、Ruth也是被欺负过的瘦小的树,树干直径最粗不过十公分,树干(非树枝)最细的地方直径仅有一公分左右。盛夏季节,只在树冠上有一些叶子,稀疏得很,太可怜了……

这之后,我和张年常常去看望它们,也没有人欺负它们,好像都默默爱护着它们。

Kis,Rose,Ruth,加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