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左边似乎越来越重,看着从云层中射出来的并且不刺眼的阳光,不禁想要放下左边不知名的重物,给心灵放个假。

给心灵放个假,看着自己脚下的路一步一步的向后退,随身听里久石让和secret garden的优雅琴声氤氲在耳朵里的空气中,阳光里的淡淡尘埃沉浮在周围,明亮、透彻,带着阳光的色彩。

给心灵放个假,像孩童一样牵着细长而透明的风筝线迎风奔跑,时不时转身看看张着翅膀的燕子有没有飞上天空。有,就放慢脚步,拉扯着或许让它疼痛但又能让它飞得更高的牵引线;若没有,就又继续奔跑,虽然最后还是没能成功的放上去,但心跳的“咚咚”声,额头上细细的汗珠,嘴里一口一口喘出的气,也能让自己感到舒适与快乐。

给心灵放个假,像朋友说的那样,喜欢穿着黑灰的色T恤、水洗白的宽松牛仔裤、白色的球鞋,背着大包,扣着大耳麦,徒步走向各地的感觉。想去看看地理老师口中的那个世界:白蓝相间的地中海,葳蕤的德国菩提树下的大街。想去看看悲壮的凯旋门有没有历史老师没有讲到的故事,奇妙美幻的泰姬陵又见证着汉加沙对玛哈怎样深厚的爱意。

给心灵放个假,自由的奔跑,放声的高歌,放肆的欢笑,拥抱属于自己这个年龄的小聒噪;或是,微微弯曲着身体,侧躺在草地上,耳朵贴着带有泥土香气的绿草,静静的倾听那个世界的天籁,让风从自己的发根轻抚到发梢,感受她的温柔与温暖,闭上眼睛,守护着属于自己这个年龄的小恬静。

太阳悄悄的躲进了云层,尘埃一下子消失在平时没有注意的那个空间里,法国梧桐那似蝴蝶的金黄叶子优雅婉转的踩着舞步飘落下来,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