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位父亲,他摒弃了浮华和天伦,独自守着一艘含羞草制成的小船,在沼泽中摇了半辈子的桨。

世人皆知河只有两条岸,又何来河的第三条岸?为了这个只存在于理想之中的现实,父亲用了半生去探寻。这究竟值还是不值?

人生有太多求而不得。喧嚣繁华,流水东逝,各种各样的人生如走马观花般掠过,谁是谁生命中的过客,谁是谁生命中注定的四月春风?生命如指尖沙,真正能握住的屈指可数,多数人都是昙花一现,更多的甚至不可得见。

我们的人生,便是行走在“不得”中。人总是在不经意的年生,蓦然回首,纵然发现光影绵长,也无法握得几分。谭嗣同毕生致力于改革,面对腐朽的“吃人”的社会,他以一颗赤子之心苦心探索救国救民的出路,将一腔热血洒在了中国开明的道路上。一生追求,并没有换来整个国体的改变,他的牺牲甚至只是历史书中不咸不淡的一笔,但我相信他是快乐而充实的,将双腿牢牢扎进刑场石阶的那一刻,他也未曾后悔。

“大同社会”的理想古已有之,多少志士仁人不断追寻却只是萍踪一影。但在追寻的过程中,他们收获了精神上的救赎。孔子又何尝不是如此?面对礼崩乐坏的社会局面,他致力于恢复周朝的礼乐制度。虽然连他自己也知道困难重重,但在对自身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反思中,这位大哲人终以“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坚毅,开创了儒家学派,并影响了后世两千多年。

我想,如果人生真是一个圆——路程很大,位移却是零,那么,我会用七彩的材料填补圆的面积,让它光彩夺目而不至于苍白无力。徐霞客立志游览群山,他不畏艰难,用惊人的毅力写出了《徐霞客游记》;李时珍想成为名医拯救苍生,不惜以身试药,编写出《本草纲目》;司马迁忍受巨大羞辱,为追求史学的经典奋斗多年,著就“史家之绝唱”的《史记》。记住,没有得到心爱的东西,不是上天给予的残忍,而是让你得到更大收获的机会。

佛曰: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不动则不痛。舍弃了不动而安逸一生的生命,却向往着追寻理想的坎坷与艰辛。求,或者不求,都是在追寻真正的幸福。

河的第三条岸在现实中确实不存在,但却是精神的最高境界。舍弃了唾手可得的财富,而去求“不得”,或是曳尾于涂中,或是栖息于树上,常人也许无法理解,但正所谓生命所不能承受之轻,或许并不是得之所爱,而是不得而求之。

生命如饮水,冷暖自知,得失只在一念之间。周国平说:“人生有两大快乐,一是没有得到心爱的东西,于是你可以去寻找和创造;另一是得到了你心爱的东西,于是你可以去品味和体验。”我却不以为然,或许得之的幸福短暂而缥缈,知其不得而求之才能得到灵魂的永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