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家是一座大大的房子。

年幼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家的概念。读幼儿园时,身边的小朋友哭闹着要回家,我却静静地坐在一边摆弄着玩具,甚至不愿早早就回到那座大大的房子,于是我总是最后一个恋恋不舍地离开教室的人。老师总夸我乖,妈妈却常常叹息“这孩子,一点都不恋家”。我小小的脑袋里装满了园里有趣的游戏、生动的故事,而把严厉的父母搁在窄窄的缝隙里。

后来呀,家是一间小小的餐厅。

人无法停止成长,我很快便背上重重的书包,告别童年的蚱蜢,进入了幽深的教室。老师严厉的教育让我迅速摘去童稚的帽子。我是个适应能力极强的人,很快便习惯了学校生活,家就成了一个留宿的餐馆。对父母殷勤的笑脸隐约有些厌恶,那道房门阻隔了忙碌的我和疲惫的父母。家,形同虚设。

偶尔读到叙述家庭温馨的文章,暗自鄙夷,那不过是一间缩小了的餐馆而已。我那深深的脑海里思索着的是永远也解不完的数学题,父母只被印在小小的方块里。

而现在,家是一湾温馨的避风港

上中学以后,倔强的我,总把同学关系搞得很僵。自己安慰自己:没什么,朋友在哪里交不到!但当看见别人嬉笑玩闹的,我的心却无法平静。我开始盼望早早归家,那是一种可怕的煎熬。父母似乎很开心,每天把饭菜准备得极好,可我却心不在焉,妈妈终于瞧出了苗头,那晚进了我的房间,坐在床头轻声问我:“怎么了,最近状态不好?”或许是那轻柔的语调勾起了我心头的委屈,我倒在妈妈的怀里哭得像一个初生的婴儿。妈妈的开导让我开朗。那夜,我们母女俩挤在被窝里谈了一宿。从那以后,我有了烦心事便向妈妈诉说,家成了我最温馨的避风港,父母则成了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回家,不再是回那座大大的房子,不再是回那间小小的餐厅,而是回那心灵深处的避风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