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不太好意思说出口的习惯——常常放屁。估计这是爸爸的遗传,因为他也有这毛病。但我们俩都不介意,还常常在家里比赛,那场面,连小妹妹都忍不住一边用手刮脸一边说:“不害羞!不害羞!”

害什么羞呀?放屁怎么啦?很正常嘛……

在那天下午的作文课上,大家都在写作文,教室里静悄悄的。突然,我听见了“嗤”的一声,扭头一瞥同桌,见他脸红红的,我小声问:“怎么?你肚子痛?”同桌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说:“你肚子里有一股气在跑来跑去,最后——”话音未落,我的身下也传来了“扑”的一声。同桌的脸上顿时绽开了一朵花,我那张得大大的嘴巴则立刻上了“锁”。尽管我以最快的速度趴下写作文,那声音还是传到了同学们的耳朵里。前后左右的同学都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有的人还捏着鼻子、捂着嘴。这时,我身后传来了张鹏灿和岳希昆的声音,他们俩像说相声似的,你一言我一语地小声指责我“污染环境”。真是的!我怎么啦?难道你们没有忍不住的时候吗?哼,幸好老师耳聪目明,把说小话的他俩逮了个正着,让他们站着写作文,总算帮我出了一口气。

下课后,张鹏灿和岳希昆跟着老师去办公室“领赏”去了。不一会儿,他俩垂头丧气地回来了。“快说说,老师给你们‘发’什么了?”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围了上来。“唉,甭提了。”岳希昆把手一挥,“老班严肃地说,放屁——正常;放屁——肠通;放屁——健康!”

哈哈,看来,还是老师理解我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