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相,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苦恼。不需要别人提醒我也知道自己的吃相是多么的……

在家里,只要一见到吃的,我就狼吞虎咽,根本不管食物是凉的还是暖的,是生的还是熟的。“淑女”这个词对我来说太陌生了。就说那次和亲戚在酒店吃饭吧。我面对着一盘又一盘的佳肴,恨不得把它们一口吞进肚;可人还没到齐,我只好忍着。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淑女了,可实际上我的口水都快把自己呛死了。瞧,红绕乳鸽站起来向我招手了:“过来!过来吃我呀!我很好吃的!”清蒸石斑鱼的嘴里也不停地念叨:“我也很好吃的!你平时不是最爱吃我吗?我就在你面前呀!”大概是我咽口水的声音太大了,妈妈见势不妙,在我耳边悄悄提醒:“再忍一下就开席了。”“我实在忍不住了”,我面露难色,“妈,再忍就要出人命了!”话刚说完,我的手就自动握住筷子,东夹一块排骨,西夹一只乳鸽腿,奋力“搏杀”。顿时,喧闹声停了下来。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在大吃的过程中偶尔地瞟亲戚们一眼,好像看到他们的嘴都张成了“O”字形……

儿童节那天,我的“饿鬼扑食”总算让我尝到了苦头。中午,“御厨”妈妈为我煲了一锅好汤,味道就一个字——香。汤一端上来我就扑了上去,舀了一勺就往嘴里倒。顿时,舌头一阵火辣辣的痛。“好烫!烫死了!”我咽又咽不下,又不舍得把汤吐出来,含含糊糊地嚷出几个字。接下来的几天,我的舌头痛极了,吃什么都没有味道,还不由自主地向外伸,就像一只被热得直喘气的小狗。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我这种吃相的小女孩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