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挥笔誊抄着歌词,嘴里哼着小曲儿。外面下着稀稀疏疏的蒙蒙大雨,鸟在枝头鸣着曲,它们没有躲闪,在电杆间玩闹。我歇下了笔,从米缸里拾了几粒谷粒,撒在院子里,小鸡们冒着细雨而来,嚼着谷粒跑了。雨仍在下,熊躲进了山洞,蚂蚁忙不停蹄的回了巢穴。
爸爸回来了,他淋成了落汤鸡,看起来滑稽可笑。妈妈为他换上了西装,“不是带了雨衣吗,怎么不用?”爸爸笑了笑“淋雨一直走嘛。”这几个字眼深入我的脑海,淋雨一直走,我还不能彻透它的意思。
升入小学,上学时常忘带伞,便靠墙边跑回家。倾盆大雨下起来,那是三年级时,可以说那是洪灾,却没洪灾下的大,我穿着雨靴,踏着几升的水来到学校。街上的行人撑着雨伞,没有车辆行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自己慢慢地踩着水去学校。
上了四年级,时常故意不带雨具,一个人在打着雨滴的路上走路,回到家后又是一场大病,后来我便再不相信这句话了。
升入五年级,当讲到精神品质时,我理解了话中话,或许有些人一辈子也不会明白。
夏日的骄阳下,雨早已没了,所有生灵绽放了新的笑意,歌,写完了,它将永远铭记于我心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