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把一句密加圈点的诗句留在诗册里,我把你的名字留在山巅水涯,继续前行。

——题记

记得刚开学,燥热的空气笼罩着整个操场,新生们灾难的的树荫下躲太阳。我坐在医务室百无聊赖地望向窗外来往的人群,细细的针还在我血管里静静地躺着,强烈的药水味弥漫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我只觉得一阵眩晕,胃里一片倒腾,鼻头微涩。我闭上眼睛就看到了我家墙上的大挂钟和那只习惯使劲摇晃着脑袋发出“吱呜”声的大风扇,妈妈一定又拿着扇子为弟弟驱赶蚊子了吧……“同学,要杯水吗?”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扭过头看见一个身影单薄,皮肤微黑的小眼睛男生,正端着一杯水站在我身后的角落里,他微微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右门牙因少了一块形成了尖角形,添了几分坏坏的邪气,弯弯的小眼睛里却蓄满了深深的笑意,让人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这是我第一次遇见你。

后来,我就看着你背着书包站在教室门外了,你踏着慵懒的步子在黑板上写下了你的名字,而后露出了少了一小块的门牙,极有魅惑力地“坏笑”,全班哄堂大笑,原来这个小眼睛像没有睡醒的男生有个响亮的名字:“彭湃”。

相遇的年纪,正如窗外的枝叶繁盛,正值青春年华。女生把心思写进日记,男生把活力洒在操场,那额头细密的汗珠不禁让人怦然心动。

你坐在我后排靠窗的角落里,每天的必修课是睡觉,瘦弱的你被课桌上的书遮挡严实,怎么都瞥不到你的头,你沉默,我们也习惯了你的这种几乎不存在。

日子一天天流逝,新课桌逐渐被磨得光滑,昔日躁动的年华,逐渐变得朴实平淡。

到了深秋,树叶落了,一起风就听见窗外沙啦啦的声音。你经常望着窗外出神,嘴唇轻抿,小眼睛迷雾般失了神,久久地,你望着窗外,教室里的翻书声远了,写字声远了,铃声远了。“彭湃”我轻喊了一声,“嗯?”许久,你慢慢转过头,像是刚刚从一个平淡美丽的梦中醒来,我笑了,你也笑了,露出了久违的少了一块的门牙。这样的笑,温暖的,舒适的,纯净的像一朵百合花,印在我脑海里,印在记忆的角落里,印在时间的鸿沟里……

班上有男生追求自己心爱的女孩子了,鲜花、气球、冰淇淋;有的加入了篮球队,耍酷、打架、荣誉;有的争取优异的成绩,奖状、掌声、骄傲……

青春如同一条河流,汹涌着来了,每个人都血脉喷张,翻滚着激情,如同一场沙尘暴张扬地迅速把我们包围了,但我知道有个角落,有朵百合,静静地开放着。

那天云霞很美,我忍不住走到操场边,看到了同样的你,我们相视一笑,慢慢地走着。温暖的霞光映着脸上,有了动人的神采,你激动地和我说了很多话,一颗颗细小的汗珠紧紧地攥在我手心里。

高三很快来了,像一个巨大的轮子,迅速沉重地压过,卷起一阵尘土,我似乎听到了破碎的声响,我们从蓬头垢面里走出来,挥挥手,再见了。

你选择了复读,最后一次见你是填志愿那天,大家聚在一棵大榕树下,枝繁叶茂,你背对着我,一如既往地沉默,我知道你就在树的那一端。“我走了”我在心底轻轻地说,忽然有股心酸想要落泪的冲动,手里捧着的是我们沉甸甸的青春,是我们微不足言的故事。

忘了说再见,也不想。那抹孤单的身影,那双落寞的眼睛,那少了一小块的门牙的微笑,你在青春的角落,静静的如同百合花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