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真高兴!我一边写作业一边哼着歌,等写完作业,我就可以看那两本新出版的《马小跳》了。

这时,突然响起了熟悉而又恐怖的敲门声……“瘟神”来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把书藏在抽屉的最底层,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开门。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呢?还不是因为我有个“书虫”表妹。她今年才上三年级,可与书籍的渊源能追溯到两三岁的时候。那时她喜欢在书上乱涂乱画,并以此为乐;大一点儿了喜欢拿着剪子看书,喜欢什么剪什么。后来她爱上了听故事,也爱上了读书,甚至到了狂热的地步。我就倒霉了,因为我喜欢看书,妈妈常给我买书,表妹便不时来“问候”我,走的时候从不空手。我是万般不情愿,因为被她拿走的书就像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呀。

妹妹只跟我打了声招呼就冲进了书房。她边翻边问:“姐,你买新书了没?”我心虚地说:“没,没有啊。你呢?”妹妹说:“妈妈才给我买了好几本呢,都挺好看的。”我立刻说:“借我两本。”妹妹却打起了岔:“姐,你快写作业吧,不用招呼我。”我心想,书我已经藏好了,才不怕你呢。

妹妹在房间里东张西望,最后将狡黠的目光停在我那两排抽屉上。她开始一层层翻了起来,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一声尖叫:“姐,你有这么好的书居然藏起来不让我看,真不够意思!”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妹妹拿了书就走,生怕我夺回来似的。

哎,书啊,我该把你藏在哪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