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蓝色纱帘随风摇曳,细数心音,弦微轻动。雪白的墙壁此刻无比空洞,噬人的恐惧从心底涌出。 手握烟花,心事飘渺,淡淡花香萦绕于身旁,日影飞去,字入水中。凌晨的冰冷令人清醒了几分.散发着微微苦涩的回忆,亦如那芳香袭人轻袖。我凝视它,记忆的潮水扑面而来…… 冬季初旬,寒气沁人心骨,你轻轻握住我的手心,温暖的瞳孔,像透射出橙色光晕的琥珀,温度从掌心蔓延开来 。因为你的一个眼神,心明亮异常,仿佛燃烧起了可以融化冰雪的火焰 。又仿佛是你唇角轻扬的微笑,让这个灰暗的冬天,照进了第一束热情的阳光 。 夏至沫影,烈日炎炎暑光,你一身洁白的清爽混搭,骑着天蓝色的脚踏车,载我去北郊的稻田。我 一身白裙 ,墨发如水,迎着风微微飘动。我们下车顺着阡陌行走,泥土芳香沁人心脾,两旁都是青涩的稻。走到尽头,便见到一片淡紫色的桔梗花。我摘下一朵插进发间,平添了几分素雅。你微笑望着我 ,眉眼间满是幸福。仿佛世间最美的霞沉入你眼中,令人叹服 。我痴了,忘了去想你面上一闪而过的冰冷。 而现在的你,又在哪儿呢?欣赏着哪里的风景,仰望着谁的美丽 ,对着谁露 出温柔的微笑?亦或是当初那个明亮干净的少年,离开我后,独自享受着温情不再的孤独。我们终是逃不了曲终人散。小小的你并没有华丽的承诺,自然也会厌倦我晶莹的泪水。不知道你是否留恋,那颗没能经过暴风雨的青果。浮生若梦,我们,早已葬在了那场名为青春的死亡盛宴.一切似乎只是虚沫。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