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吃紫色的珍珠般的葡萄,更爱吃家乡那含着故乡味道的葡萄。

每到春天,葡萄伸出嫩绿的小苗绕着葡萄架,向上攀登,像一条绿色的绸带,又像一条蜿蜒的山路,慢慢爬呀爬呀。

到了八九月,葡萄便成熟了,走进像绿色走廊的葡萄架。啊!可爱而迷人的葡萄架呀!多么芳香,幽静!那茂密的枝藤,爬满了架子。下过了一场雨,迷人的葡萄就像洗过澡一样全身光滑油亮。叶子遮着一串串的葡萄,在雨水中舒展着,有的葡萄静静地躺在碧绿碧绿的藤上,像穿着草绿色的衣裙、戴着浅绿帽子的少女;有的悬挂在空中,好像一大串鞭炮正在“噼噼啪啪”地响;还有的被一片片又嫩又绿的叶子遮盖着,似乎一位娇嫩的小姑娘羞答答地躲在叶子下面,露出半个紫色的脸蛋。雨珠滚落在另一片叶子上,就这样滚啦滚啦,仿佛几位活泼的小朋友在快乐的传球。

我忍不住摘了一个,放进嘴里,酸酸甜甜的,果肉软软的,轻轻一咬,酸甜酸甜的汁水涌进嘴里,好吃极了。

相比,在别的地方吃的葡萄便酸溜溜的,没有多少甜味,我知道,是因为家乡的葡萄有家乡的味道。

我爱家乡的葡萄,更爱我的家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