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的节气孩儿的脸,这不,前日立春还冻得人泪流满面的,今日却是风和日丽,暖意融融了,竟真有几分春的意味了。步入户外,走在半封闭的干休所小区的围栅外,本来带着给孩子买衣服的使命出门的匆匆脚步不由得放慢、放慢,直到悠然见南山、闲庭信步起来!

不期然之间前面不远处的门栏里跑出来一只活泼的小狗狗,我们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小狗狗在寂寂无人的巷陌里发现了我,其欣喜之状完全体现在它主动应我之声跑过来的雀跃之势上,见我用手机为它拍照,先是凝视好奇,之后立即明白了,还主动为我打滚儿示好,竟然连着打了好几个滚儿呢!告别了对我恋恋不舍、超级萌的邻家小狗狗,在满巷子里大喜鹊的欢唱声中,我趁兴信步向着通往棒槌岛的路上走去。

有诗曾曰“春江水暖鸭先知”,而在这浪漫之都的大连却可以说是“芳菲欲来闻鹊鸟”,喜庆祥和的花喜鹊一年四季都驻扎在滨城终生不悔,不论是风霜雨雪、酷暑严寒都可见其在山间巷陌之中往来飞翔,且是不怕人的,常常拣尽寒枝,成双成对地为高高建筑在大槐树上的鹊巢不辞辛苦,今日天儿好,花喜鹊更是兴奋异常,只见它们翘着大尾巴时而落在高楼上,时而飞向梧桐树间折下一条细细的树枝,时而在极富诗意和乡村味道的大槐树的鹊巢边眺望外出的伙伴。或许,喜鹊们以为春天已经来了!

不知为何,我每每见到喜鹊,总会想起一代奸雄曹操的《短歌行》中的诗句:“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诗中的乌鹊当然是用来比喻有着胸怀大略的人才了,是说“良禽择木而栖”的意思,而似乎曹操诗中的乌鹊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喜鹊吧,滨城的喜鹊那也是“良禽择木而栖”的,它们总是选择高高的、结实而枝叶茂密的大槐树筑巢呢!走在空无一人的柏油路旁,一路上喜鹊的身影和唱和声让我颇有“对酒当歌”的情怀了……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欧阳修这首《浪淘沙》美则美矣,总是有着慨叹人世无常,聚散匆匆,充满了惆怅失落的感伤之情。固然,友人相聚,亲朋相伴,家人相守,自是美好幸福,然,若是春在心,又何必与人同?如若,你圈子里的人不能陪你,如若,你的家人不可以共你一场桃花付流水,那你就一味地自怨自艾吗?就不可以自赏孤芳、潇洒自在吗?

我们都在不断地反思和探索,为的是让人生更加美满幸福,尤其是到了一定的年龄段,总是会喜爱一些颇具思想和哲理的文字和篇章,前几日,在微信朋友圈读到了一位好友ANNA陈的这样一番议论,觉得不失为一段人生好感悟,她这样写道:“如果一个女人的悲剧或喜剧,不再是男人,我们说,这个女人就活出了气象。几千年来,我们要的东西总是太一样了:好丈夫、好工作、好房子、好孩子。一个人,有着太过具体的人生目标的话,总是会少些气象。在这方面,男女皆然。你可能说:过日子根本就很具体呀。是的。但生命里总要有点别的,恰恰这别的那一点什么,才是你!在某些艰难的时刻,房子车子孩子男人都帮不了你,真正能救你的,让你可以支撑着走出一步活棋的,只是别的那点什么。”读后,我几乎拍案叫绝啊!她说的“别的那点什么”应该是什么呢?在下以为,就应该是自强、自立、自爱、自尊、自得其乐!

从古至今,埋宝藏的地方几人知?所以,不要妄自菲薄,勿以门庭若市而喜,也勿以门可罗雀而悲,李白苏东坡那是古代多大的才子呵,不也曾被贬被谪而落魄窘困过吗?那又如何?不是依然口口相传“李白斗酒诗百篇”?不是依然代代传诵“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吗?君子坦荡荡,春风自在扬花!身为女性,在人人平等的、机会多多的当下,为什么要崇尚“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呢?”

想起一个故事。在河边的一位老人见到一位少妇要寻短见,就问她何故如此?少妇哭哭啼啼地说,她的丈夫和孩子都死了,自己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呢?那位老人的一句话让少妇茅塞顿开,老人问:“你嫁人之前有丈夫吗?”少妇答:“没有。”老人又问:“你嫁人之前,有孩子吗?”少妇答:“没有。”问:“那时候没有丈夫和孩子,你想过死吗?”答:“没有。”“那你现在也就是你嫁人当初的情形啊,你为什么要死呢?”好像我们可以经历从无到有,却不能承受住从有到无的打击!但是,不忘初心,始觉幸福,我们往往在纷纷扰扰的世间忘记了初心,变得不那么开心了,变得承受力十分薄弱了。

“去岁残红,嫣然浅笑,路旁枯枝孕绿。鹊鸟渐来,呢喃撩心绪。日暖风柔轻叹,碧海阔,鸥鹭齐聚。只身行,空荡缥缈,恍若天涯旅。岁岁,争朝夕,上下求索,来来去去。无怅寂寥,春风化雨。莫道青春易逝,南山篱下可采菊。人千里,禅心云水,待我款款叙。”

这首《满庭芳·春心》是我这一趟寻春采风之心得,其实,人生的旅途就是一个不断修炼自我的历程,你若花开,蝴蝶自来,有一本书的扉页上题的好“世界上所有的美都需要一颗安静的心去感知,在静中发现美丽,在静中亲近自己,在静中收获未来。”

若春在心,何必与人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