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的冬天,浙江这里本应该还是比较暖和,但因为寒潮的强攻,我家养的多肉伤的惨重:

初恋烂了,紫珍珠枯萎,厚叶月影冻伤,受伤最惨重还是那株名字叫女雏的多肉,外面的厚厚叶子虽然黑了但没枯萎,中心也差不多要黑了,没有了观赏价值,很有可能归西。

我精心呵护,其他多肉挺了过来恢复光彩,只有女雏,依旧病怏怏的,黑黑的叶片,花朵般的形状早就不见了,只剩下一些小嫩叶哆哆嗦嗦的残喘着。

不管了,直接丢在外面,风吹雨打都不怕,与其在温室里缓慢的死亡,还不如丢在外面痛痛快快的枯死,只能赌一把,赌上天会不会把女雏救活。

当天夜晚就下了一场大雨,噼里啪啦砸的工地上的铁板作响,雨像冰雹一样噼里啪啦,大风吹得车都能翻了,窗户上一层雾气,隐隐约约看见绿色的塑料盆上一株多肉被雨水冲刷,好孤独。

路上来了一次爽快的澡,空气变得清新,风变得凉爽,偶尔旁边的山里传来几声婉转的鸟叫。只不过,门口的那株女雏,依旧黑着,叶片依旧半死不活着,里面鲜嫩的叶子依旧战战兢兢地成长着。

雨水冲刷它叶片上薄到几乎看不见的粉,只留下叶片和茎靠着没多少营养的泥土奋战。

次日,放晴,天空湛蓝如洗,昨日的风吹雨打似乎没存在,太阳懒懒散散的从山上探出脑袋,慢悠悠得爬上天空,和云朵玩耍。

门口的那株女雏,依旧黑着。仿佛天下皆乐它独孤,看着让人心疼。

下午的天空又阴了,风大,头上的云大片大片地滚过,吞噬蓝色天空,打碎了金色太阳,整个天都阴沉沉的,人有一种压迫感,匆匆的步伐不说话,走回了家。

门口的那株女雏,依旧黑着。它只能站在暴风雨的前奏,等待着暴风雨的降临。

又是一场大雨……次日,雨还是稀稀拉拉的下个不停……后来,太阳露出头……

没有人注意这一株丑丑的多肉了,它依旧黑着,我也没去注意它,依旧上学、放学、回家、上学……什么我也不知道,仿佛它不存在过。

终于,有一日我会想起了它,大概隔了一个星期吧,我跑到门口的角落那,看见,女雏,依旧黑着。

但黑的不一样,里面原先哆嗦着的叶子长大了,有一些小叶子出现,盛开成一朵花一样,虽然底下的老叶子依旧黑着,但显出一片生机,底下,还分蘖了,冒出了几个小崽子。

风吹雨打过后的阳光,更灿烂;风雨交加后的成长,更显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