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幽刚转到我们学校,也许是因为他从前的那个学校比较开放,所以,他是个难管的学生.

其实我们老师看在他是新生已经很给他面子了,但他还是那么不识抬举.俗话说,忍无可忍就毋须再忍,老师撕下温柔的伪装与他展开斗争……

老师就是老师,还是有一点慈善心的,先试探一下他,看他是不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后进生:“张华幽,我问你,你为什么老跟我作对?“

“没什么,好玩.“

一个不怕死的,我们都为他捏了一把汗,敢跟老师这样说话的,世上没有第二个,至少现在是如此.

老师似乎也每想到他会这样不尊敬老师,气得脸都红了,说话也结结巴巴了:“什么,你,你……哇呀呀呀呀…..“于是战争就这样爆发了……

“张华幽!有你这样对老师说话的吗?啊,我辛辛苦苦教育你,得到的就是你这样的态度哇!“

“你,你教育了我什么!才教我几天,就敢自称为我人生的导师,呸,狗屁!“他眼睛红红的,象一头发狂的野兽.

“你,你,你给我滚出去!“

“出去就出去,不过我是走出去的,不是滚出去的!“在大家默默的注视下,他傲慢地大步走了出去.

老师跌坐在椅子上,颤抖地说:“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学生,怎么会,怎么会……“

紧张的气氛在教室里曼延,好象一触即破.忽然,老师“腾“地站起来,嘴巴里叨念着:“不可原谅,大家自由活动,我去校长室.

结束:

老师回来了,可以感觉到她的心情沉重.老师没说什么,接着上课,其实老师不说我们也知道,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小幽被开除了,在他收拾书包时对老师说了一句话:

“我知道和你斗就是这个后果,但我不怕,因为你很象我从前的一个老师,我从前也说了和那天一样的话,她的反应和你一样,所以看到你就有一种亲切感.“老师猛的一回头,小幽已经不见了.

小幽说的那个老师就是他的亲身母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