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南方的初冬,喜欢他那萧瑟却又与众不同的孤傲。

地上的落叶还没有扫尽,枝上的树叶还没有落完,然而大树已经摆脱了自己的沉重与快乐的负担。春天他急着发芽和生长,夏天它急着获取太阳的能量,而秋天,累累的果实把枝头压弯。果实是大树的骄傲.大树的慰安,却又何尝没有把大树压得直不起腰来呢。 现在它宁静了,剩下的几片叶子,什么时候落下,什么时候飞去,什么时候化泥随它去。有情绪,他们能保留到整个的冬天,待到来年春季,归来的呢喃的燕子会颔去着经年的枯叶,去做巢。而刚出蛋壳的小雏燕呢。他们不会理会枯叶的琐碎,他们只知道春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