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恪儿那场所谓的谋反,我根本不会入铜管之笔,在史书上留下六个字:恪母,隋炀帝女。

天皇贵胄,隋炀帝女,从我降生人间,就有无穷的眷顾,雄才大略的父亲,母仪天下的母亲,儿时的骄纵,繁花满眼,管韵朱弦,哪知民间却是路有饿死骨。

洛阳十六院还是昔日的风景,捧我在心头的父亲,曾为我举行盛宴,在那场盛宴,我见到了她,无垢,她怯怯地叫我蘅姐姐,那时的我不知道,就是她,让我一生灿然却又归于寂然。

父皇宠爱一个一个妃子,每当母后孤独守在海山殿的时候,我总是陪在身边,母后教给我诗书,但更多的还是讲述父皇年轻的往事,那时的父皇,金戈铁马征战南陈、纵横捭阖讨论时政,最是飒爽英姿。母后还会给我讲,这深宫里凄婉的往事,奶奶临终心心念念的唯一,宣华夫人临终心心念念的江南。母后眼中泪光闪动,蘅儿,我希望你安稳一世,远离深宫。

清冷金秋,月圆今宵。红烛相映,香烟缕缕,却是人月两难圆。

一个‘缘’字,注定了终生的牵绊,无休无止的的纠缠。不管是爱,是恨,还是爱恨交加,终是放不下。

如果不是母后让无垢入宫伴我,如果不是父皇御驾亲征征伐高丽,如果不是杨玄感趁机兵围洛阳,如果……

可是没有那些如果,我遇见了他,那是叛军兵围洛阳做困兽斗的时刻,我被一个偷逃出来刺客掳走了,那个人紧紧地扣住我的咽喉,威胁母后给他逃亡的马匹。当宇文成都将马交到那个人手上时,他带着我飞身上马,所有人已经方寸大乱。

就这样,他闯出了洛阳西苑,在马上的我被他手紧紧地扣住咽喉,我感到我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流失。就在这时,从街拐角冲出一个人,我们的马飞奔向他,他冷冷地看着我们,当我全然没有感觉的时候,一只羽箭直刺刺客的手背,刺客痛得松开我,而后一箭便一箭封喉。

马失控了,我在马上张皇失措,当我被甩落马下的时候,他抱住了我。

绝然、机智、临机果断,时人莫能测,后来我知道,他叫做世民。

从刺客尸身上,我拔下了那根银箭,当我拿过来看时,上面却写着三个字“长孙晟”。

回到西苑已经是深夜,无垢早已泪流满面,抓住我紧握不放,公主,我怕他救不回你。

霎那间明了,长孙晟已死很久,那么那只箭只可能有一个人送给他,那就是长孙晟的女儿,长孙无垢。

不知道他们曾有过怎样的邂逅,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怎样的海誓山盟,这些我也不想知道。每当深宫黑夜,那个将我紧抱在怀里的男子,是我午夜梦回时甜甜的微笑,寂寞深宫,有此足够。

他偷入宫来见我,因为他见我将箭袖如怀中,他有些腼腆哀求,公主,把箭还给我。

抬头看他的样貌,羞涩中却是一张意气飞扬的脸庞,只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从容的霸气,淡定的神色,看到那只银箭时眸子里闪烁着温柔。

我知道了,他看箭更重于我。

我没有还给他,我的呼救声引来了宫城戍卫的御林军,为首的禁军统领宇文成都要将他绑缚的时候,无垢出现了,一阵清风细语,化解了一切。

世民专注的眼神让我明白了,还没有开始,我便输了一切。

输也罢,当我挽着无垢回寝宫的时候,回眸,却看到了宇文成都追随无垢的眼神,一如我追随世民的。我不明白,这样一个算不上绝色的女子,为何凝聚如此之多的目光,一个平凡依附舅父的孤女,为何如此的气度如虹,从此,对于无垢,我多了三分冷淡疏离。

后来我才明白,我的人生,远不如她的丰富多彩,当我被父皇紧锁深宫的时候,她已经经历了太多,睿智英武的父亲离她远去,狠心的哥哥将她赶出家门,寄人篱下的小心翼翼。经历这些的她,早已养成一种淡定从容,而这种从容,能安抚乱世中躁动的心灵。

在我还没有遇见世民的时候,他们或许就已经经历过生死。

蘅,杜衡草,花开如蝶,花色如云,妖柔飘美,却是花期不长,不知道父皇为什么给我起这样一个凄美绝伤的名字。我只知道,我的一生,映到了它身上。

无垢最终离开了隋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十三岁的她成为了世民最珍爱的妻子,深宫中的我在拼命想像,那红的炫目的喜帕,断肠蚀骨。

垂泪对宫娥,父皇离开洛阳去江都的时候,西苑的夫人哭得泪眼盈盈,车帘里的我,看着父皇给他们写下了一首诗:“我梦江南好,征辽亦偶然,但存颜色在,离别只今年。”可是父皇错了,这次离开,便是永诀。

父皇被宇文化及困在江都,酒醒之际,他对着母后叹息:好头颅,不知谁来砍它?父皇揽过我,蘅儿,父皇不怕死,只是放不下你。

父皇,雄才大略的父皇,曾经金戈铁马的父皇,建东都,修运河,征高丽,这些帝王伟业,却毁了大隋江山,输尽天下万民。父皇此刻你可明了,四百多年的乱世之后,江山百姓需要的是安稳。

在父皇的安排下,我辗转逃回洛阳,父皇在最后一刻欺骗了我,他说让我回洛阳搬救兵,当我回到洛阳城时才知道,王世充早已自立为王,父皇,你早已知晓,你的处心积虑,只为你的蘅儿安稳一世。

但是我没有安稳,一如这乱世,王世充遇到了我,他知道我是一颗太好的棋子,这样我回到了洛阳西苑,一如以往,只是父皇远在千里。江都,远在江都的父皇,你可好?

在洛阳我听到了唐王朝建立的消息,李渊立了杨侑为帝,遥尊父皇为太上皇,听到这里我笑了,李渊,你可会让这个太上皇回长安,我年幼的侄儿只是你手中的一枚棋子,而所有大隋皇室,全部陷在你的棋局中。世民,你可好,你的身边,是否还有那个清静如水的无垢。

不久,李渊称帝,封李世民为秦王。

终于秦王的铁骑攻破了洛阳,当西苑所有的人四散奔逃的时候,我没有逃,我孤单站在宫门前倔强仰望世民一如那次一样骑马而来,看到我世民愣了,他吩咐手下,这位是大隋公主,把她送到王妃那里。

无垢紧握我的手,公主,和以前一样,我蓦地转身,不想让她看到我的泪,因为一切的一切都恍如隔世。

和无垢在洛阳的日子,一切安好,直到一天,侍女奔进来,公主,秦王他,在焚宫!

烟雾升腾中,整个西苑化做一片尘烟,我惨然一笑,大隋,真的亡了。

回到长安,李渊接见了我,杨李两家同出陇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杨李两家为世交,亦有表亲,这就是李渊不杀大隋皇族的原因,而且,让所有人意外的是,李渊竟下旨,将我嫁给世民。

多年的梦回所想,霎那间成为现实,我的心却平淡的没有一丝波澜,因为躲在珠帘后的我看到了世民的固辞。李渊冰冷地说,为了安抚隋朝遗老,这是一场不得不进行的联姻,因为这关系着初定的大唐江山。

世民怒吼,为什么不是大哥?

李渊凌厉地看着他。世民,我都明白的道理,你怎么不明白,我能嫁的只有你――秦王,而不是太子,因为李渊怎能允许,李唐未来的皇族,流淌着杨隋的血。

掖庭宫内,鼓乐正喧,秦王迎侧妃的大喜之日,甚至胜于无垢,但是世民的眸子里为何有一丝黯然。

洞房花烛,世民喟然长叹,无垢房内,烛火早灭。

唯一,奶奶独孤皇后心心念念的唯一,无垢没有,我也没有。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直到那天,世民面色苍白地回来,东宫的宴席上,太子投毒。

而后突厥进犯,太子调动了不少秦王府里的精兵。而昔日的王府部众,被一点点的瓦解。

彗星扫过天空,我知晓,这是改朝换代的先兆。

一天夜晚,世民来到我的房中,他握住我的手,蘅儿,我已经安排好了人,送你出长安。

一声蘅儿,早已叫得我泪流满面,世民,我知道明天你要做什么,可是世民我要留下。

世民,无垢也走吗?出口,霎那间便后悔,无垢怎么可能走,他们早已生死相契。

世民不说话,我平静地看着他,世民,无垢不走,我也不走。

世民拥住我,我知道这不是爱,但是之于我已经足够。

我看着无垢为你准备战衣。

我看着无垢端出饯行的酒。

我看着无垢站出来,面对天策府杀气腾腾的将士说,两百多年的乱世,会在明天结束,你们的天策上将会给你们和你们的子孙后代,带来从未有过的富庶繁荣。

那时我才明白,死生契阔,与子相悦。

决战的时间一步步逼近,其实只有我们知道,这是一场豪赌,无垢的舅舅高士廉将手下的犯人都放出来。无垢抚摸着他父亲的弓,秦将军,让王府上下可以调动的人马都去玄武门。

我看着身边凛然的女子,那个曾怯怯叫我蘅姐姐的女子,是什么,让她今天如此果敢。

我知道,是世民。

太子,齐王死于玄武门,东宫和齐王府的两万精兵围攻秦王府。而这危难终究终结在无垢淡定从容中。

史官们记下:六月四日,玄武门之变。

  三日后,秦王李世民被立为太子。

  甲子日,李世民身登大宝,年仅二十九。封长孙无垢为皇后。而我成为了世民的杨妃。

我死也不会忘记那一年,恪儿出生了,我小心翼翼地选取了这个名字,恪,克尽职守。

随着他一天天的长大,他也越来越出色,我的担心终于变成了事实,他,两朝皇室的血统,让他太过神武。

我一遍遍地告诫他,不停地教诲他不要锋芒毕露。因为我知道,群臣早已不容。

无垢病重,宫中的人都虔心祈祷,我也在宫内燃着一束香:“无垢,活下去,如果上天一定要一个人死,那么就让我去死,无垢,只有你,能保护恪儿。”

无垢临死之际,她告诉身边的世民,这些年来,她一直随身备了毒药,要和世民同生共死。

我不知道,这些年是多少年,更不知道,他们怎样执拗的深爱,换得一个生死相随。

世民紧紧抱住无垢哭道:“此后深宫黑夜,我该怎么度过?”

贞观十年,文德皇后病故。葬于昭陵。

世民在宫中修了高台,面向昭陵。我终于明白不论是那只箭还是昭陵,一切与无垢有关的东西都胜于我。

无垢用一生殉世民,而世民也用他的永生,哀悼长眠于昭陵的她。因为她在世时,后宫是世民的家,而她去了,后宫便只是后宫。

“此后深宫黑夜,我该怎么度过?”世民的一句话,让我心寒如冰。在隋唐战乱些许年里,所有的人都是配角,隋炀帝,李渊,李元吉,我,所有的情节都是陪衬,陷长安,攻洛阳,玄武门之变……

在世民心里,只有那一份相濡以沫的夫妻情,无垢是他的爱人,知己,更是他的亲人。

无垢的位子,没有人能触碰。

无垢去世十三年后,世民也离开了人世,他们合葬在一起,开了历史上帝后合葬的先河。而我,则在大明宫里日复一日。

我退开了所有宫人使女,旁边坐着恪儿,我娓娓道来,从祖父开国的丰功伟业一直到父皇的帝王人生,从世民晋阳起兵的人心所向一直到玄武门的血流成河。我细细道来为什么群臣对他苛责,那时因为他的身上流淌着两代帝王的血液。

恪儿,不要,不要至高无上的权力,不要坐北朝南的荣耀,不要大唐的江山。

但是,我的担心还是变成了现实,长孙无忌平高阳公主叛乱,恪儿被他借口协同叛乱诛杀。

我知道,他这么做是绝天下望。

当禁军闯入我的寝宫时,长孙无忌冷冷地看着我,我惨然一笑,你终于来了,动手吧。而长孙无忌眼中,分明有不忍。

从此,史书上再也没有我的记载,没有人知道我怎么样,也没有人知道我死于何时,后人只是知道,昭陵里葬了一位杨妃,可是他们不知道她是谁.

~~~~~~~~~~~~~~~~~~~~~~~~~~~~~~~~~~~~~~~~~~~~~~~~~~~~~~~~~~~~~~~~~~~

这就是杨妃,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本来,只要她联合前隋余党,她的儿子很容易就能登上王位,成为一代明君.可她没有,为了百姓,为了天下,也为了恪儿.她比长孙皇后更伟大.更贤德!

马上就到母亲节了,其实每一位母亲都和杨妃一样伟大,她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记住,母亲的节日,不要忘了为她们送上一束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