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决定清于浊的自己的心,能否成为自己的眼睛?

不被世间红土与自身私心蒙蔽了心和眼,坚信自己心中的清浊。

题记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下雨。

我很不习惯地拉了拉被雨水打湿的湿淋淋的裤腿,想了半天还是把裤腿卷了上来,心里有着些许烦闷。

再把沾满湿气的头发扎起来,提着还从伞尖向下滴水的雨伞,伴随着“滴滴答答”的声音走上楼梯。打开家门把手里的东西一一放好,刚放下书包,就发现它湿了一大半。我的心情又下了一个台阶,心里嘀咕着:“讨厌的下雨天,真可恶——”

通往楼上的楼梯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我转过头,看到姐姐头上裹着一天毛巾惬意地走下来,看到我一脸烦闷,不解地问:“怎么了?脸都耷拉下来了?”我都起嘴巴不开心地说:“下雨天烦啊,淋了一身雨,书包上都是的!”

她噗嗤一笑,然后说:“很多人都爱下雨啊,可以清洗人内心的污垢。”我一边打开书包把打湿的书拿出来,一边也笑笑说:“雨本来就有污垢,怎么能清洗人内心的污垢呢?”

四本书,五本本子,文具盒。全部清点完毕后我转过身拿着书包准备去房间,却又被姐姐拉了过来。她莞尔一笑,然后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

她慢慢地划动手指,用指尖在空气中凝绘出一个小小的圆。好像一个魔法咒语,让空气呆滞下来又慢慢搅动,一切都被按在“慢放”键。

她笑着说:“清与浊自在人心。”

我呆了一会,然后挠了挠头,皱起眉头“哦”了一下,最后走进房间。

窗外的世界仍然沉浸在雨中。密集的雨点敲打在窗户上,不用侧耳就可以听见“啪啪啪啪”的细微的敲打声,少少有些沉闷,成了雨中唯一的背景音乐。

我把额头抵在冰冷的窗户上,稍有些寒意,却仍旧固执地看着慢慢滑下另一侧玻璃的雨滴。

然后我皱着眉头想,为什么玻璃上的雨滴如此干净,而落入小区水池的雨就如此浑浊不清?——下意识的,我伸出右手食指抵在玻璃上,画出一个圈。

指尖触到凉意,我却并没有太大感觉。还带着潮湿的头发贴在颈脖处,弯成恰好的弧。

只要在心中认定它是干净的,它就不会浑浊吗?只要心中还存在一方净土,就没有不能净化的污垢吗?

世界像雨一样。

你认为它一清二白就一清二白,像落在玻璃另一侧的的透明雨滴——而你认为它是充满污垢的,它就是水池里肮脏的泥水。

你的眼睛是你的内心,你的内心是你的眼睛。

眼睛有发涩的感觉,我用力眨了眨,看到映在玻璃上自己紧闭的嘴唇。倔强的眼神好像在执着自己的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