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化作一米阳光,飞溅在阳台——春,过早地复苏了么?

——不,一定不是。冬,还在,却不及以往那般气势汹汹。它嘶哑着嗓子,轻嚎着,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融化在温暖的空气中,转瞬即逝;它身手笨拙,已没有几丝气力去猖獗在原本冰冷麻木的双手中了。

好像只是如风的时间把日历吹翻过去一页罢了——我明知时间如风,却没有一丝掉惜、一些沉重、一刻彷徨吗?好像一切依旧——可我晓得,2015就在昨日,2014也如前日,时间真正不肯抛弃的,只有回忆——

“雨约,如果今晚不吃汤圆,你虚岁几岁?”一声询问,温暖了刺骨的冬至。“吃了汤圆,长了一岁”,日子逃去如飞,习俗如旧。若是在极小极天真时,听了这话,我甚至能乐不可支——可如今的我,怎会在意呢?兴许,这话也有点儿道理——品味过多少汤圆,多少时光离我远去,儿时的童真又怎留得住呢?——甚至,那晚,我什么也没尝,只是如平凡的日子里一样,扑在书堆里。

也许,咽下热气腾腾的汤圆,能令童年的温暖在心中依偎得久些,令冷峻的寒冬离我远些——可我不在意。轻握双拳,即感暖意融融;谈笑间,日子灰飞烟灭,温暖的情依旧在;埋在学海里努力,忘却寒冷;指触琴键,奏出生活,热意在指间迸涌——有那样多比汤圆更暖人心的在脑海里、在眼前灼烧,明堂堂的,在心间扑下光影,好暖和。

何必对岁月的逝去依依不舍?该来的,总会来的。何必对远去的童年如此在意?总有一日要长大,要如尚丰羽翼的鸟儿般去傲对狂风骤雨,展翅高飞。儿时的温暖逐渐冰冷,就向未来展望吧——沐浴在暴雨中,感受泪水的滋润,奋力去抓住理想与希望。

阳光淡了。我看着它淡下去,心中温暖依旧——这个冬天真的不会冷,总有一米灿烂千阳在,让我对严冬的冷酷欺压毫不畏惧,由身至心,明媚如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