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是百花招展之时,它们娇艳,却只是花儿

春的悄临,有些使它们茫然,不知所措。它却悄悄地来到了世上,风在咆哮,树在飘摇,或许它只单纯的认为世间是美好的。它高兴地在世间游荡,似在“一日看尽长安花”。但人们在乎的不过是盛开的迎春,娇艳的牡丹,高尚的兰花……它们天天被人们捧在怀里叫着心肝,它只被人们当做空气,好像并不存在。它终于有些寂寞,有些扫兴,却不怎么在乎。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谁叫日月如梭呢?它也只是自玩自个儿的,好像也不怎么在乎。风仍呼啸着,似在安慰着它……春也悄悄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夏,是炎炎的太阳当空之时。花儿们有些蔫了,它们让大树给他们乘凉,却没注意到正在夏日之下的它。

它好像仍兴致勃勃,享受着烈日的照耀,它不萎缩,顽强自立,更不会在乎它们是多么的娇弱,好像自己就是花中的“小公主”。

秋,豪放粗犷地来了。它再也高抬不起下巴,惊恐地看着其它花儿地死去,终于哭泣了。它哭得如许的伤心,惹得大树的安慰在耳边响起。

冬天,它终于衰老了,一生没有得到人们夸耀的它咆哮着,但仍默默地给他们带来芳香,随着风地吹拂,树地安慰,走了,安静地死去了。却未曾得到人们的回报。

它,是谁?或许我也不知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