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满面笑容,提着手里体型巨大的鱼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搬起椅子,开心地坐到门口,看他杀鱼。

外公拿起刀,开始将鱼的鳞片刮掉。看着鱼嘴一张一合,我有点不忍,不由开口:“外公,这鱼还活着,能不能先杀了它,这样它就不疼了。”外公不屑一顾,摆出长辈的姿态:“鱼怎么会疼呢,等到把它的内脏抠出来,它就死了。”说着话,手上的动作不停,依然刮着鳞片。听到鱼不疼,我也不再开口,毕竟是外公为我钓的鱼嘛!但还是有些同情。外公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情绪,他不以为然:“鱼是牲畜,没有情感的,你不用同情它。反正就算我放了它,也总会有人要杀它,反正是要吃的。毕竟它这么肥嫩,9斤2两呢!”说着,他的眼里流露出一种渴望的光芒,双眼直直的盯着鱼看,手上的动作加快了。

我没有再烦他,他也没空理我。我沉思着,鱼的命运就是被人类享用?不,不是这样的,鱼还有其他存在的价值!鱼如果天生就是要被吃掉的,那为什么要诞生?但如果按这样的说法想下去,就意味着人类不能吃东西。人类不吃东西,还是会死亡。所以,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像鱼这样低等的生物输给了人类,所以必须沦为食物。这么想着,心里接受了一点。再看那鱼,外公已经将它的鳞片刮光了,因为鱼身光溜溜的,外公要将鱼翻身的手无从借力,只能抠着鱼的眼睛把它翻面。此时鱼那双凹下去的眼睛直钩钩盯着我,仿佛要将我吃了。我心中一寒。

外公将鱼翻身,锋利的刀片从鱼柔软的肚子下手,割开一道长长的、令人不寒而栗的口子。这口子从鱼的颈部划开,划至尾部,鲜血缓缓地从伤口处涌了出来。鱼的嘴巴一直都是一张一合的,但在外公割下去的那一刻猛然张大,小小的鱼眼里仿佛积满了泪水。在外公毫不留情一刀狠狠砍下去时,鱼眼里涌出苦涩的泪。天知道这条鱼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但因为鱼不能说话,只能将可能已经无法视物的眼睛转向我的方向。我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神魂都跟着那鱼的眼泪悄然流走了。

那鱼正式死了。外公将鱼血淋淋的内脏抠出来时,我是捂着嘴的。他随意地将那一团无法分辨的红色物体丢在了一边,将鱼的白色的肺取出放在盆子里,向我露出一个微笑:“鱼的肺部可以吃,在市场上卖很贵的。”我漠然地看着那个白色的充满气的肺,心里某块地方悄然碎了。外公又娴熟地把鱼的身体分割,看着他一刀一刀把鱼头切下,一点血沾到我的脸上,充满血腥味。我无视一切,只是默默看着鱼被切成一段一段的身体,难道连鱼死了都不放过它吗?死后被人分尸感觉好吗?吃着死去生物的尸体感觉好吗?你们不愧疚吗?

我离开了杀鱼现场,胸口烦闷,简直想吐。我在心底里祈祷,祝你一路走好。在晚饭时间,我并没有吃鱼,这也算是对这死去的亡魂的一点尊重吧。杀鱼之罪,只能由我默默承受了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