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母亲

我生生世世爱你

永川市陈食镇幸福小学 钟可

满目疮痍,竟会是我阔别多年的故地?当年的绿水青山在哪里,只有漫漫黄沙,就连最耐寂寞的红柳也没了踪迹。沙漠下,古城中,两个人类的灵魂还在为谁是谁非叹息。

地球母亲也曾非常美丽,清鲜的空气都是AAA级,在茂密的森林里,所有的朋友都生活得无忧无虑。

小鸟那婉转的歌喉响彻了多少春秋雨季,风姑娘温柔的木梳梳出簇簇新绿,绿叶用的润肤膏是滴滴春雨,小草每天孕育千万颗晶莹的明珠刚刚落地,就被太阳公公用温和的阳光收购而去,长颈鹿成群地在河边嬉戏,虎豹在为奥运会长跑做准备,孔雀正在为情侣开屏展示美丽,雄鹰为早餐冲天而起……

祥和的生活毁灭于疯狂的电锯,厄运到来竟无声无息,馋嘴的人类敲开了猴子的脑皮,灵敏的小鹿哪能躲开猎枪的追击?寻找象牙的眼睛比鹰还锐利,追踪珍禽的步伐比豹还迅疾,丹顶鹤也被迫离开了心爱的沼泽地。

没了森林,林内的生命四处逃逸;没了森林,我们已经习惯二氧化碳气体;没了森林,地下水也逐渐褪去;没了森林,地球母亲已衣不蔽体;还有浓浓硫酸雨,沉闷窒息的空气,包围城市的垃圾,没了森林,城市完全处于沙漠的前沿阵地。

食物链逐渐解体,沙漠化步步进逼,洪水沙尘暴四面夹击,还有废水、废渣、废气……

温柔的地球母亲哪能承受这样的打击,她终于在呻吟中死去。即便是面对母亲的遗体,即便是一种苦涩的回忆,作为地球母亲的不孝子女,我们谁能不扪心自问:“对地球母亲,我们如何对得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