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要去打预防针了,我可真得去看看那场面,看看这个号称男子汉的5岁的小毛孩到底哭不哭。一路上,弟弟给自己打气:“我才不害怕呢,打针不疼,疼我也不哭。”

到了医院门口,邻居丁叔叔带着丁丁出来了,丁丁的眼睫毛上亮亮的,一看就知道刚哭过,这下该看弟弟的热闹了。

还未到打针房,就听见小孩子的哭声此起彼伏:高亢的、微弱的,粗的、细的,嘶哑的、清脆的,“哇”声一片。进房一看,大大小小的孩子大到6岁,小到6个月,哭相各不相同:揉着眼睛的,闭着眼张大嘴巴的,鼻子一抽一抽的……我偷眼看弟弟,他紧紧拉着妈妈的袖口,两只大眼怯怯地左右打量,嘴角轻微地撇了撇,想哭又不甘心。

“老弟,你真的不哭?”我故意逗他。

“不哭!”弟弟抹了把鼻涕,斩钉截铁地回答我。

终于轮到弟弟打针了,弟弟抿着嘴大步走上前去将袖子往上一推,看似很勇敢地扭过头去。当针尖扎入弟弟小嫩胳膊的一刹那,弟弟打了个激灵,又倔强地仰起了小脸,直到护士敏捷地拔出针头。旁边的人都夸弟弟又懂事又勇敢,弟弟若无其事地抹下袖子,迈着大步,挺着小胸脯骄傲地走出屋。他一出来就左瞅右瞅,发现没人才用手捂着打针的地方小声说:“哎哟,好疼啊!”

嘿!这小老弟,人这么小,还挺要面子的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