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叫我的钢琴老师都说我的手是妈妈的遗传,一副天生的“钢琴手”,手指长,指肚饱满,颜色红润。每当这时,我就会高高地举起妈妈的手骄傲地一遍一遍看,心里美滋滋的。

一天晚上,我背上起了水泡,妈妈再帮我擦药。我正感觉妈妈温暖的大手抚摸着我时,突然一声我的尖叫打扰了这宁静的气氛。我的背上背甚么东西划了一道,于是赶忙问妈妈:“妈,你手上是什么呀?划得我这么痛。”我捧起妈妈的手,一根一根手指掰开妈妈的手,只见妈妈的手上有一块裂口的疤。我惊讶的看着妈妈,妈妈把头扭过去,不愿意看见我诧异的眼光。我问:“妈妈你手上这是怎么弄的呢?”妈妈的着头,一声不吭。我也就没有追问,只是看着。

我看得出了神,回想起妈妈以前的钢琴手,那红润,饱满都上哪里去了呢?看着妈妈干裂的手,和满手的老茧,我的心中泛起一阵酸楚。我慢慢抚摸着妈妈的手,我的脑海里闪现出两个词:僵硬,冰凉。我似乎不敢再碰一下妈妈的手,生怕一点点压力就会让他干裂的吓人。我会想起妈妈的手为我做出的一点一滴。

寒冷的冬天,妈妈把手泡在冰凉的水里面为我洗上学的衣服。手指在水里来回的搓洗着,随着凉水的一点一点变脏,衣服的一点一点干净,妈妈的手也一点一点变得通红。妈妈时不时地把手拿出水来在嘴上哈几口气暖和一下,然后又把红的发紫的手放进凉水里。我第二天穿着干干净净的校服去上学了,却不知这是用母亲的双手换来的呀!

有时,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裤子擦破了,妈妈便在灯光下一针一线地为我缝补衣裳。原本已冻僵了的双手,颤抖着拿着针,轻轻地缝着。一个不小心,妈妈把针扎进了手里,怕吵醒我睡觉,妈妈连叫一声都没有。只是悄悄的站起来,那创可贴贴一下 ,继续为我缝补衣裳。妈妈手上拿一个一个的疤恐怕就是这样弄出来的吧!

“儿子,儿子!想什么哪?赶快睡觉吧,明天又该起不来了!”我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微笑的妈妈,眼睛里溢出了晶莹的泪花。妈妈不知所措的看着我,问:“儿子,怎么啦,是不是我划得你太痛了?”我摇了摇头,扑进了母亲你的怀抱,妈妈也欣慰的笑了。

是呀,母亲为我付出了太多,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 妈妈把她的手遗传给了我,用她的双手给我创造了条件,却牺牲了自己的手。每当妈妈看着她的手时,总会由衷的发出一声感叹:“唉,当时没条件呀!“在一旁的我也会颤抖一下,看着早就想放弃的钢琴,心中又重新燃起了信念。

妈妈,您为儿子付出了太多,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