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游又是颐和园。这个老地方,我不知去了多少次了。真没劲!”走进东宫门,我撅着嘴,对张老师说。

“今天我带你们去个新地方,别看你们来过这么多次,未必到过那里。”

老师带我们向北拐去,沿着万寿山东麓走了不远,来到一座庭院前,抬头一看,上面写着“谐趣园”。

“同学们,这叫谐趣园,你们不一定都到过这里吧!人们说不游小花园,白来大花园。这小花园就是谐趣园。”

同学们听张老师这么一说,都高高兴兴地跑了进去。谐趣园果然不错,中间是一池碧水,四周是游廊水榭。坐在游廊里,晒着春天的太阳,欣赏池中的游鱼,真是别有一番情趣。有的同学打开书包,取出食物,准备在这儿安营扎寨了。

“同学们,跟我走!前面还有一个景点,更富有诗意呢!”

大家连忙站起来,跟老师向园子西南角走去。游廊尽头是一片翠绿的竹林,张老师站住了脚步对我们说:“这里叫玉琴峡,你们看怎么样?”

我仔细望去,眼前是一棵枯藤,旁边是一条小溪,溪水潺潺,清可见底,两岸是层层叠叠的岩石,许多春草从石缝中顽强地钻了出来。小溪前方是一座木制小桥,桥后一间小房,掩映在嫩绿的树叶之中,十分幽静。

“真美!简直像一首诗!”我们班的“小秀才”不禁感叹道。

“让你说对了,这本来就是一首诗。”张老师接过话茬,“元朝有个叫马致远的,写过一首著名的散曲,其中有这样两句‘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这个小景,就是按照这两句造的,你们看像不像?”

“像,真像!可就是没有‘昏鸦’呀?”“小秀才”扶着古树说。

我看着他的样子,忽然灵机一动,大声说:“看,这不是‘昏鸦’吗?”

老师和同学们先是一愣,然后会意地大笑起来。

“小秀才”这时才明白我说的“昏鸦”就是他,也不禁笑出了声。

同学们可高兴了,有的跑上小桥,有的依着古树照相,我挽起裤脚跑进还略带寒意的溪水中戏闹,笑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仿佛玉琴峡奏起欢乐的春曲。

“有劲吧?怎么不撅嘴啦?”这时张老师冲我问道。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次春游太有趣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