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节,我坐在车上,车缓缓地开,雨轻轻地下,草软软地摇,我想起了自己的祖祖,想起了……

风,吹了进来,那乡村的小屋忽隐忽现,一座座瓦房,却不见炊烟弥漫;一片片绿地,却不见花儿;一块块石头,却不见尖梭。风,为我擦泪,但我明显觉得湿漉漉的风带着湿漉漉的泪。草场上桃李争艳,玉兰立尖,丁香夺目,美至极致,我却没心思观花赏叶,祖祖,象在老房子门口等我!呃,没人?一簇樱花交错接枝于门口,似白云,无虑无忧;似棉花,暖和柔软;似绵羊,行走自如。我的思念,在我的心房,我的泪水,在我的心头。

“到了!”一句话打乱了我的思絮,走下车,提着祭品,慢慢走向墓前。点燃香烛,插在两旁,高举三香,跪下祭拜祖祖,管它满身泥泞,泪水和着雨水滴下墓前,我站了起来,拿了一把纸钱,丢进火里,我把想说的写在纸下,愿它带我的心去远方。“爷爷,这是你生前爱喝的白酒,我给你带来了。”爸爸取出一瓶白酒,洒了一半在地上,将剩下半瓶放在墓前,爸爸让我把墓前的烤鸡腿吃了,我却怎么也吃不下。“吃吧,孩子。”我隐约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我放下鸡腿随声而追,却只见树木成林。我吃了鸡腿,好吃的鸡腿变得苦涩,我嚼了半天也没有咽下,心里想着祖祖。我独自坐在祖祖生前推过的磨盘下,“吱吱,”磨盘转了,一个老人家在推!“祖祖!”我飞奔过去,一抱,啥也没有,祖祖呢?我哭了,哭得撕声竭力,爸爸妈妈赶了过来,抱着我的头,安慰我:“别哭了,孩子,人死了不能复生的,你别伤心了。”可是我明显感到两行水落到了我的头上,不知是雨,还是……

我离开时,走在小路上,我觉得有人在看我,目光盯着我,我回头一看,啥也没有,一片荒凉之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