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清明,终至艳阳,与清风冥在。篱落谁家,我盼凌下。愁数灵魂低下,却在那断桥悠然截止。  

徘徊在清明的街头,的确有种不同的压抑的气氛。天,依旧艳阳,而心,却凉下来,却不知为何?只是一瞬间的痛楚。想起了爷爷,是好久没见过了,也相见不了。他在那个世界里过着无虑的生活,是否忘记了我们,忘记了我们的回忆,忘记了这个世界……我想一定,现在爷爷他一定在和他认为的家人生活着。这就是命运的轮回吧。也默默祈祷上苍,祝他一切安好。  

心儿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或许因为今是清明。看见唯一与爷爷在一起的照片,泪水打湿了眼眶,一股莫名的冲动袭击心灵,冲击灵魂。在那个偏远的小山村,生活着一群人,那里有我儿时的全部的回忆,包括与爷爷在一起的时光,那么美好,向往。  

那时的我,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生活,一直很快乐。中午时分,我会和爷爷在小树林里聊天,散步,但每次我都会跑得很快,爷爷就严厉的口吻,说:“不要跑那么快,小心我回家揍你……”我听后,被吓得就赶紧停下,便会有一阵哭声。这时,爷爷就慈祥的笑,安慰我说:“小傻瓜,我真么会舍得呢?不哭了,爷爷给你编花枝,好不好?……”我就紧紧跟着爷爷,生怕回家教训我。现在想想,爷爷怎么会教训我呢,爱还来不及呢。

可凌凌波动,波动思念的心弦,无法抹去那段回忆。俨若一部部黑白电影,播放,无法停止。爷爷在村子的威信是很高的,每当他们需要帮忙,爷爷就会帮助他们。看到爷爷那么认真的样子,我总是很开心,也不知为什么?感觉心里暖暖的,也许是因为帮助他人。  

 

每当夏夜,我就会坐在槐树下面和爷爷一起数星星,但总是数不清,就让爷爷数,爷爷就说:“星星,共有……”我这时记不清了,毕竟过了那么多年了。不过我那时总是很佩服爷爷,虽然没有上过学,可我觉得他什么都懂的。  

 

爷爷的身体,怎么说呢?应该是非常棒的,但就因为那次,夺走了生命,那宝贵的生命。 我始终不会忘记爷爷的灵魂飞逝的那天,瞬间,根本不会因为时间而淡忘。记得那天,心灵一直“砰砰”跳,似乎有什么预兆。晚上,爸妈不在家,只有我和弟弟。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改变了我的个性,那活泼、轻狂的少年。是妈打来的,他赶紧催我和弟弟去医院,当然去看爷爷,我已经感觉到了,那不好的预兆。  

 

赶到医院,看到爷爷,我惊呆了,怔了一下。我怀疑我走错了病房,那奄奄一息的病人,竟然是爷爷。走到他身旁,听到那急促的呼吸声,好像一瞬间就会与我们相隔,去那另一个世界。我叫了几声“爷爷,爷爷……”嗓子好像被什么卡住了,那么痛,说的那么吃力,但爷爷用尽最后的力量微微一笑……就传来一阵哭泣声。与我们阴阳相隔,心一下坠落深渊,无法自拔。那个夜晚,未眠. . . . . .  

 

今已清明,我冥冥隐痛,为谁?我知,你是否已知?外面那天灯,可能平淡,可能暗淡,甚至可能遁入黑夜,但是惟独不能心中缺少一盏灯。那盏灯,永远悄然的为你绽放!至此隐语,看天,艳阳已去,何须再来?压抑心头,放荡多少,我已不再是那轻狂年少。  

 

后记:  

清明艳阳,终日须留  

今日思念,未曾清幽  

迷离曙阳,为你浅唱  

阴阳相隔,翩翩浮想  

少年轻狂,为你沉仰  

天边灯火,悄然绽放  

灵魂伏笔,挥洒潇湘  

再叹清明,心境已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