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周末,我接到好友王炜的电话,说要介绍我认识她的新朋友。

“丁冬——”王炜来了。我打开门:“两位请——”咦,没见到她的朋友啊!“王炜,你的朋友不会是——”我看了看她怀里的小狗,又看看她,顿时明白了。“欢迎光临寒舍。”我把“她俩”领进了房间。

“两位来点什么饮料?”“我嘛,只要茶;小狗狗爱牛奶。”什么?牛奶?那可是我的最爱!为了不和小狗“同食”,我只好也选择了茶。

“它是我从姥姥家抱来的,叫欣欣。”“欣欣?这名字太普通了吧。”“嗯……它是位小姐,要不就叫Lily吧,是百合花的意思,既文静又优雅。”“这个名字好!”

我越看Lily越喜欢,就执意把它留了下来。那晚,我和Lily玩到很晚,睡得可香了。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了。“哎呀,真臭!”我连忙向Lily的住所跑去。天哪!满地都是它的大小便,要是让妈妈知道了,那可是会“天下大乱”的。擦地!我把抹布按在地上,擦呀擦……地还没擦两下,腰就像灌满了醋一样酸。好不容易清除了臭气,我也累得和小狗一样——四脚朝天了。

中午一回家,我就赶紧往Lily的住所奔去。果然不出所料,而且比我想象的更糟:满地大小便,花草全折枝;心爱小布偶,此时成四瓣;食物满地洒,牛奶洗床铺……我足足清理了一个多小时,才有点儿起色。

细细想来,我这个“后妈”对Lily也不错呀,它为什么这么“欺负”我呢?哎,真没想到,做小狗的“后妈”也这么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